<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凤凰知道2014年6月9日:没事儿别去三元里瞎转悠

    第290期
      凤凰新闻客户端撰稿人 魏巍
      


      【导语】
      6月8日下午3时许,广州三元里大道棠溪路段有数百人聚集,与执法人员对峙。在现场的目击者称,执法人员到附近一带临租房仓库检查消防工作,其间出现强行撬开门窗和搬走货物的行为,引发众人不满。现场人群站满马路、自行车道和人行道。现场发生数次冲突,未知是否有人员受伤。
      一次不大的群体性事件,又将“三元里”这个地方送到了公众的眼前,在普通人眼中,这里永远是一个复杂而矛盾的集合。三元里是广州城北近郊最大的村落,也有可能是全中国最早一条“城中村”,一度戴上了黄赌毒的帽子,号称“抗英之乡”的它也是中国近代史的重要开端之地,现在这里更是聚居着难以计数的非洲人……许多广州人对这里唯恐避之不及,但对于许多外地打拼者来说,对这里又怀着复杂而亲切的情感。
      


      ●中学近代史第一课:三元里抗英
      任何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中国人,都不会对三元里感到陌生。所有教科书的中国近代史都是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的,而发生在1841年的三元里抗英事件算是那次规模并不大的战争中,中国人少有的反抗亮点。由此,也将三元里载入史册。
      1841年5月29日,英军劫掠队窜到三元里一带抢劫,并侮辱菜农韦绍光的妻子。韦绍光等忍无可忍,与敌力搏,当场打死几名英国士兵。为预防英军报复,三元里人民在北郊三元古庙集会,决定立即武装抗击,以三星黑旗作指挥旗,旗进人进,旗退人退。三元里附近103乡人民闻讯后“义愤同赴”,组成一支反侵略的武装力量。
      5月30日晨,数千名义勇军逼近英军司令部所在地四方炮台,诱敌军至预设的包围圈牛栏岗,经一天激战,打死英军4人,20多人受伤,英军逃回四方炮台。牛栏岗一仗,三元里人民大获全胜,英军惨败。31日,番禺、南海、花县、增城、从化等县400余乡的义勇也闻讯赶来助战,达10多万人。
      当年三元里人民誓师抗英的三元古庙旧址,现已辟为“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史料陈列馆”。广州市人民政府于1950年在三元里建立“1841年广东人民在三元里反对英帝国主义侵略斗争牺牲烈士纪念碑”。
      


      (香港九龙城寨,曾是世界上最富有传奇色彩的贫民聚居地)
      ●三元里曾经种菜,如今“种楼”
      抗英事件后,三元里回归平静,一直到1949年以前,三元里都还是整个广州北一带最大的村落,比现在的三元里还要大许多。而在此时,三元里人基本上以种菜为生,每天一大早,村民们就担着自家种的菜到城区一德路去卖。三元里也种水稻,但本村人很少种,都是请人帮忙或者干脆把田租给别人。这种生活到1949年之后就不行了,村民必须自己种水稻,不种不行,会挨批斗的。
      这种生活一直持续到1980年代才被改变,三三两两的外地人开始走进三元里,提出租房子住。当时,一些胆大的村民私底下把房子租了出去,一个月租金还不到一百块,但在当时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那时在三元里租住的主要是广东人,潮汕的,湛江的,大多数是做走私生意的。
      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大量北方人涌进广州,至90年代初期达到高潮,成群的北方人来到三元里租房。因为三元里靠近广州火车站,外地人下了车,抬腿就到。租房客多,导致三元里的出租屋价格不断攀升,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一套80平方米的套房,一个月仅需120元。但到了90年代,就翻了几番,1993年、1994年那两年租房价最高,50平方米一个月要1500元。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三元里几乎天天在建房,白天建,晚上建,大家加班加点建,仿佛在搞暗中竞赛似的,一家比一家的楼房建得高,所有的空地都被“见缝插针”。根本不用担心租不出去,唯一发愁的就是自家的老宅院太小,手里可供建楼的钱太少。也就是在这一时期,“握手楼”、“贴面楼”开始大量出现,街巷变成了“一线天”。
      一位三元里村民讲述了这么一个细节:上世纪90年代初,他站在自家的三层楼上,能看到白云山脚下刚刚建起的东方乐园,白云山更是尽收眼底。但到了90年代后期,“别说站在三楼,就是站在七楼,也无法看到当时仍然存在的东方乐园,白云山虽近在咫尺,也已不是抬头就能看到”。
      


      (巴西里约热内卢是现今世界上最著名的贫民窟,其充斥的血腥、暴力在电影《上帝之城》中得到完美诠释)
      ●白粉公开卖,发廊多涉黄
      在人们现在记忆中,三元里是广州最有名的治安黑点之一,毒品、小偷、站街女、发廊,三元里是乱、黄、毒的代名词。三元里之乱,始于上世纪80年代初。一些西北人来到这里,在三元里纪念碑公园对面开了近20家无牌无证饮食店,店里店外长期聚集着一帮人,起初还是在暗地里贩卖白粉,后来竟然在白天也肆无忌惮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复杂的治安状况愈发严峻,1995年7月,三元里被列为全国17个制贩毒重点地区之一。
      发廊多也是三元里当时的一大特色,曾有媒体用“发廊多过米铺”来形容该村的乱象:三元里总共10多条街、百多条巷,只有1.2万常住居民,却遍地开花地开了263间发廊,其中就有154间根本就没有理发业务,只做“卖春”生意。最出名的松柏街全长才200米,发廊却有70多家,人称发廊一条街。
      在三元里,一个个红纸黑字的招聘贴纸则在昏暗的小巷里刺激着人们的神经:酒店夜总会直招娱乐公关、房间公主,17-28岁,每月5000元加小费;招私人助理,男,17-25岁,思想开放,能出差,月薪1万元以上……
      历史与现实,就这样在三元里奇妙地结合在一起。以至于,很多本地人都会对初来广州的外地朋友说:没事别到三元里转悠!
      


      ●新的族群:昼伏夜出的非洲人
      如果不是2009年发生的那次非洲黑人围攻派出所的事件,公众和舆论可能还会继续漠视这个已经在广州存在了差不多有20年的群体。三元里作为最典型的城中村也不例外,在三元里的区域里:登峰街多是尼日利亚人,下棠西是赞比亚人的聚居地,东至增槎路,北至马务,三元里大面积地居住着难以计数的非洲人。这一带的非洲客多在服装城里做生意,他们以极低的价格倒卖大量服装贩回非洲,最主要的是牛仔裤。
      三元里的非洲客中有大量人口,住在无数不见天日的接吻楼、鸽子笼里,常常是十几个黑人住一间,白天睡觉,晚上出来做搬运——为非洲或中东老板打工,以躲避警察对居留证的搜查。
      在三元里一代居住的中国人,认为黑人是治安隐患的基本上成为坊间共识,其中以尼日利亚人声誉最差。对黑人的体味、生活习惯和外形作风的不接纳,构成了这些隔阂的主要基础。近年来,警方加大了巡查力度,却也引起了非洲人的反弹,2009年黑人聚集抗议就是最著名的一次。
      


      (美国波士顿北区是新移民的聚居地,新鲜血液的注入使那里充满活力,并更加多元化)
      ●三元里却又是很多外地人的人生起点
      三元里其实对很多广州人来说,意义并不大,但对很多外地人来说,却意义非凡。很多在三元里住过、混过的人,对三元里都有点念念不忘。一位曾经在三元里住过五年的河南人说:“我要是成了名,成了大老板,将来写回忆录,一开始就写三元里,因为我是从三元里走出来的,三元里是我的历史的关键点。”
      也许再过20年,可能很多影视作品要到三元里来拍,因为不少成功人士都是从三元里走出来的。三元里不仅仅有黄赌毒,还有励志故事,不少人曾经把这里当作走向社会、打拼人生的第一站,通过苦苦挣扎和艰辛努力,开创了未来。尽管这里留给他们的印象并不都是好的,甚至有很多心酸和愤怒,但他们还是对这里充满了情感,形成了独特的“三元里情结”。
      


      (北京郊区的史各庄村,成为许多大学毕业生进入这座城市落脚的第一步)
      ●贫穷和混乱并不意味着就是悲惨世界
      不少人喜欢把中国城市中存在的城中村类比于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认为这里充斥着不安定的因素。而城市规划者们,也总是热衷于摧毁这里的一切,再造出一个他们看起来会舒服很多的高楼林立的世界。只是,这里边充满了对低收入者和城市新移民的歧视和偏见。
      里约热内卢贫民窟里的血腥和暴力,通过电影《上帝之城》已经展现的淋漓尽致,那种情形实际上并不存在于中国的城中村。其实,中国的城中村更接近于美国波士顿的北区,同样是低收入者聚居区,同样是充斥着新移民,当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之后,那里并没有被暴力和混乱所裹挟,反而由于新鲜血液的不断注入,成为最有活力的地区之一。
      贫穷和混乱并不意味着就是悲惨世界。作为泰戈尔的故乡,加尔各答就像一位自由散漫的诗人的房间,是旷野创造力之城,相比起来,中国那些被过度清洁的城市,历史被洗刷的城市,似乎反而容不下这样多的诗人和杰作。
      “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这是近乎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一句话,那里混乱,或许贫穷而残酷,但是给了所有人平等的机会,因为,城市并不只属于有钱人。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栏目微信公号“bieli2014”)
      


    当前:

    凤凰知道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凤凰知道2014年6月6日:毛坦厂第一辆送考大巴为何只坐女生?

    下一篇:凤凰知道2014年6月10日:国际足联就是黑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