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燕郊位于河北省三河市与北京边界,距北京市区只有30公里。近几年,大批在北京工作的人选择在燕郊购房。繁荣的房地产带来了大量在劳务市场等活的农民工,他们昼出夜伏,零散地穿梭在各个工地和楼盘中,马路是他们的最大的劳务市场。摄影/王伟伟 编辑/邹怡 腾讯新闻《活着》栏目出品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北京天安门往东36公里的河北三河市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文化大厦附近的马路劳务市场每天早上都有数千农民工在这里等活儿,这样的短工,在当地又叫“趴活儿”。2016年8月10日凌晨,农民工直接睡在了停车场里,夏日天气炎热,一些农民工为了省下租房钱,往往在户外过夜。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2016年8月10日早上,还没等到活儿的农民工仍在路边等候雇主。每天4时半到8时半,远至北京门头沟、北京延庆,近至河北三河、北京顺义、北京平谷的工地、小企业都会来到这里招工。来这里的工人大多在40岁以上,从穿着打扮来看,更多是农民工。其中不乏年龄较大的。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在过去的十余年间,燕郊正是发展最快的一段时间,每天都有新的楼盘开售、新的工程上马,由于紧挨北京和天津,吃、住又便宜,周边几个省的农民工不断向这里涌来。这个自发形成的马路劳务市场,也成了北京周边最大的马路劳务市场。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几个找到工作的农民工被雇主拉上厢式货车送往工地。在这个劳务市场聚集的,以东北和河北的农民工居多,大都是中老年农民工。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两位女工在路边等活儿,她们日工资在100元左右。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拥有一技之长的泥瓦工、灰工、油漆工、钢筋工等大工日工资在200-300元之间,而没有技能仅凭力气挣钱的扛包工、搬运工等小工日工资在120-150元之间。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2015年冬天,32岁的陈勇通过熟人介绍来到北京的一处工地成为了一名建筑工人,相对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收入,使得他不再每天起早到路边趴活儿。可是好景不长,一个月后,工期结束,陈勇不得不又回到燕郊继续趴活。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2016年8月11日早上,一位农民工正与工头讨论今天的工作和工资。在这个劳务市场上找活儿的农民工找的大都是短工,短工的时间灵活,这里很多人都是农闲出来打点工,碰到农忙或者家里有事,还得回去。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老宋已经年过50,为了补贴家用,他平时在劳务市场找点泥瓦工的活儿干。像老宋这样年龄稍大的农民工,如果没有熟人介绍在这里很难找到好的工作。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48岁的刘江是一名泥瓦工,他2009年来到燕郊打工,起初是想进电池厂,但是厂里觉得他年纪大,后来在老乡的介绍下来到了劳务市场。赶上了燕郊最好时候的刘江,这些年凭着打工挣来的钱,大大改善了家里的生活,“现在正寻摸着攒点钱给儿子买房、娶媳妇”。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石彦龙两年前来到燕郊靠在路边趴活儿为生,他的右腿镶着钢板,每次干重活时都疼痛难忍。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燕郊的房地产市场没有前几年那么如火如荼,没有找到活儿的农民工在路边玩起了掷骰子的游戏消磨时间。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也有人想试试找更稳定的工作。听说附近的一家人才市场正在开招聘会,訾勇便单独来到现场想碰碰运气,但是由于他学历较低,这儿几乎没有合适的工作。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距离劳务市场300米外的小张各庄村,程广朋与工友因为工资被拖欠的问题争吵了起来。对于在马路劳务市场靠趴活儿为生的农民工来说,每天所担心的除了找活之外,还有就是工资被拖欠。多年的打工经验,让他们也学会了签合同、打欠条这些最基本的维权方式。可即便这样,工资被拖欠的情况也经常发生。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一名农民工的笔记本上记录了他来到燕郊后的打工收入和生活开销。吸引农民工来到燕郊的原因,除了大城市里容易遭到城管的驱逐,还有燕郊低廉的生活成本。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在城中村的日租房里午休的农民工。距马路市场北边不足300米的小张各庄村则是农民工们的“蜗居”之所,每个床位的日租金10元。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晚上7时左右,寂静了一天的小张各庄村开始热闹起来,干了一天活的工友们陆续回到这里。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晚饭过后,一名工友独自来到路边,坐在一家水果摊的橱窗前看电视。这条狭窄的主街道是这个城中村名副其实的商业街,饭店、五金店、公共浴池、超市、诊所,应有尽有。燕郊的夜晚人来人往,比大部分农民工的老家要热闹,但是他们清楚,这里哪能和老家比呢?(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在燕郊的一天开始得特别早,凌晨5时左右,一位三天已经没有找到工作的老年农民工正在跟雇主讨价。没过多久,在北京工作的“燕郊候鸟”们开始准备出发,随着车辆和人群的不断增加,本就不宽的马路开始变得拥挤,开往北京方向的绿色公交车不停地鸣笛,但拥堵的人群丝毫没有要躲闪的意思。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由于每天都有大概五六千农民工聚集在此,拥堵的马路也让燕郊当地的居民怨声载道。当地居民认为劳务市场严重地影响了学院街路段的交通,雇主直接占道停车与劳务人员商谈,导致堵车天天发生。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当地政府也试图通过各式各样的宣传和招聘会对这片马路劳务市场进行治理,但由于这片市场的自发性强、农民工流动性大等特点,使得治理难度非常大。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距离该劳务市场仅3公里,地处神威北大街与拥军路交叉口的一个正规劳务市场——燕郊高新区劳务市场门可罗雀。这个劳务市场由河北三河市政府安排专项资金建设,从2015年3月9日开始正式投入使用,主要是为零散用工交易提供场地。但正式劳务市场在技能、用工方式、岗位数量和薪资待遇的供给上,与聚集在附近的农民工的求工需求存在错位。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新的劳务市场很少有人愿意前往,趴活的农民工更喜欢在露天的劳务市场里,因为马路的公共属性可以允许他们自由地行动,同时也意味着交易成本相对低廉许多。但由于新政开始实施,马路劳务市场已经成为了非法用工管制区(一公里内严禁劳务交易)。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早上,一名喝醉酒的农民工躺在人行道上睡觉。燕郊的马路劳务市场依旧每天“繁荣”,数以千计的农民工还是天未亮就来到这里,等待着雇主将他们带到各种工地,干着零零散散的活。燕郊是农民工蜗居的地方,但他们知道在这里买房和定居是遥不可及的,最现实的事情,就是不要被欠薪,年底能风风光光的回到家乡。 (来自:腾讯图片)

    活着:6千中老年农民工北京郊外“趴活儿”

    订阅《活着》栏目微信号(ihuozhe),不再错过每一期精彩。 (来自:腾讯图片)

    「 hi,看“活着”,请上“逗比有料”哦,域名www.rekele.com 」


    文章来源腾讯新闻,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

    当前:

    活着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活着:从估值五千万到一无所有

    下一篇:活着:东北地下改装车爱好者痴迷速度与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