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活着】山村孕妇

    她们是一群山村孕妇,因为主观或客观的原因,无法享受现代文明技术。她们心想改变,却不知从何着手;她们心怀希望,却不知希望在何方。她们居住在偏僻的大山里,孕检是一种奢侈,她们的境况,是我国山村孕妇的一个缩影。摄影/杨抒怀?鲁米

    麻阳县妇幼保健院产房,20岁的谭喜花嘶声裂肺地叫喊,任由豆大的汗水一粒粒滑落到枕头上。为了生孩子,谭煕花得从家里走几公里山路,坐一个多小时车到县城。麻阳是我国贫困县之一,这里有48%左右的孕妇是山村孕妇。

    经过一小时的努力,谭喜花顺利产下了一名女婴。

    麻阳县妇幼保健院,两医生在给宝宝秤体重,大约五斤半左右。这个女孩最终被起名为“向晴”。

    在老水果市场一楼的“出租屋”内,丈夫向宽喜用他唯一的左手点燃了一只烟。这是妻子去医院前的暂住地点,也是妻子出院后的暂住地点。这里一片凌乱,散发出一股潮湿的气味。更令他焦虑的是,他目前的生计全靠打零工赚取,现在已经欠下医院1000多元的医药费了。

    医生给刚出生的宝宝,拓印脚印。向晴并不知道,在中国,有48%左右的孕妇和她母亲一样,被称为“山村孕妇”,在医疗条件极差的贫困山区里,从怀孕到生子,现代医疗都离她们有些遥远。

    文昌阁乡西皮溪村2组,这栋透风的小木屋,是田玉梅夫妇2006年花一千六百块钱买下的,当时屋上无一片瓦,只有一个光架子,如今他们已在此住了8年。田玉梅坐在厨房前切菜,灯光从屋内透出来。

    晚上九点多,田玉梅和老公贺小林躺在床上看电视。34岁的她,如今怀孕五个月,体重却不足40公斤,消瘦的脸上,看不出一点血色,但她依旧每天劳作。

    清晨起来,田玉梅煮了一锅面。她站在厨房门口,准备洗一点香菜,老公贺小林拿着木材走进厨房,和平常一样,两人微笑着交流日常琐事。

    屋外下着小雨,田玉梅和贺小林蹲在家门口吃面。贺小林说,“今天下这么大的雨,怕是不能出去干活了。”

    后山上,贺小林在准备过冬的柴火。

    下午田玉梅开始在田里赶鸭。因为身体差,田玉梅早孕反应严重,甚至一度想过流掉,不过最后还是没有。田玉梅说,“我父母就只有我一个,作为农村人,我觉得这样非常不好,而且我们这边政策允许生两胎。”

    傍晚,贺小林撑着雨伞去打酱油,前面有一群鸭子,也正在急着往家里赶去。13年前,因为第一个女儿出生时他们还没办结婚证,田玉梅被抓去做了结扎,病了一个多月才好。每当提起这件事情,贺小林就会突然间痛哭起来,“自那时候起,她身体就变得很差,当时我们房子也被拆了。”

    贺小林在屋门口,和隔壁的邻居一边抽烟一边聊天,询问最近村里有没有事情做,小林说老婆身体不好,一家人的压力都在他身上,他不准备出去打工,就打算在附近找点临工做做。

    28岁的张岩莲,家住麻阳县拖冲乡保家岭村6组,离县城约有58公里,搭车要两个多小时。在这僻静的大山里,户与户之间相隔很远,寂静无声的夜晚,让人觉得恍若隔世一般。

    由于生病,张岩莲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几个月,所以也没办法推算出预产期,甚至你和她说话,她也不会搭理你。只有在她摸着自己凸起的腹部时,脸上才显得稍稍有些温柔。

    傍晚时分,张岩莲在院子里散步,双手背在屁股后面,露出微微凸起的腹部。对于妻子现在的情况,丈夫有些无奈,他说,“以前她的病稍微好一点,怀孕后断了药,就彻底不认识人了。”而唯一让他庆幸的是,妻子孕检没发现任何异样。

    再过二十天,就到预产期了,韩二妹去栗坪乡卫生院做了最后一次B超。卫生院的韩医生说,“从这B超情况看,目前还是可以的。”但因为从未去县城检查过,她也不敢确定,毕竟乡里的设备简陋,很多情况查不出来,但韩二妹没钱去县里检查。

    卫生院里,韩二妹突然擦起眼泪来,嘴巴里一直在说:肚子痛、没有钱。妇幼专干莫细梅一边帮她量体重,一边安慰她说,“没事,体重都很正常。抽筋,吃一点钙片就没事了。”但韩二妹依旧在哽塞,她内心的忧伤也许无人知晓。

    韩二妹在厨房生火,同时准备猪食。家里喂了两头猪,是几个月前向别人赊的账。因为从小患脑瘫,韩二妹两只手习惯性颤抖,生火煮饭还算能做。她努力地搅拌猪食,生活的重担压在她的身上,孕妇也不例外。韩二妹说,她婆婆打算把猪卖了后,再把赊账的钱还给人家。

    晚上8点,外面漆黑一片。韩二妹66岁的婆婆,背着一箩筐红薯藤,从外面的路上往家里赶,在她家门口不远处。说起这个家,老人眼圈立即变红,哽塞着说,“房子要倒了,但是没钱修,只能住在里面。”

    韩二妹在给女儿香琴梳头,准备梳好头,送女儿去上幼儿园。时间已过了九点,幼儿园已经上课了,但是韩二妹并不着急。她的丈夫和公公在外打工,预产期临近的她,和婆婆相依为命。

    「 hi,看“活着”,请上“逗比有料”哦,域名www.52rkl.cn 」

    上午九点多,韩二妹拉着女儿香琴的手,往叮叮幼儿园走去。一路上,韩二妹显得非常轻松,并不时的跟路上的行人打招呼。韩二妹和千万中国的山村孕妇一样,不得不面对窘困的生活,并努力孕育出新的生命,这中间到底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没有人能够真正说清。

    文章来源腾讯新闻,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

    当前:

    活着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活着】执子之手

    下一篇:【活着】挨打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