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今日话题:别让恋童癖从病态走向罪恶

    在2013年的最后一天,北京网友“涓儿”在网上爆料,称发现一个交流“性侵小男孩经验”的微博圈子。其中,ID为“身边boy”的人发布了大量暗示照片,不少微博文字也十分露骨。网友们在表达愤怒的同时,倒吸一口冷气:原来我们身边藏着这样一群人。恋童癖者,是怎样一个群体,他们能和“性侵儿童”划等号吗?

    恋童癖者不一定实施犯罪,可能只停留在心理病态阶段1、在这起事件中,还无法断定恋童癖者的具体行为

    在“身边boy”发布的微博内容中,有很多小男孩的照片,所附的文字也让人看不下去。这些孩子大多在10岁左右,图片中既有“身边boy”和孩子们的合影,也有孩子到他家里玩的情景。同时,有大量“我真想吃了他”等挑逗性语言。其中一张照片让很多微博网友愤怒——一个小男孩趴在床边表情痛苦,“身边boy”以小男孩的语气发微博称:“一点也不疼,但我还是哭了。”涉及到的小男孩有20多人。

    但是,这些信息全部都是模棱两可的,可以以此作为公安侦查的线索,但目前仅凭借照片和挑逗性语言本身,还不能认定存在猥亵儿童的犯罪事实。

    实际上,类似这样的信息在互联网上非常多见,百度之前有一个著名的“缤纷童年吧”,这是一个百分百的恋童贴吧,目前该贴吧已经被封,但根据网页快照,还是能发现大量的图片,和“身边boy”发布的图片相似,也无法根据这些图片和所附挑逗性极强的文字,来判断这些恋童癖者到底对孩童做了什么。

    2、恋童癖不一定指向对儿童的性侵害,对儿童性侵的,也不一定是恋童癖者

    按照美国精神病协会的定义,恋童癖是对青春期前的孩子反复表现出性的兴趣,进行性幻想,有迫切的性要求,以及与孩子发生性行为。恋童癖不只是一种偏好,它是很明确的一种“性变态”(疾病),是“一种对儿童——通常为发育前或青春早期的男孩或女孩的病理性性偏好”。

    值得注意的是,恋童癖者有的仅有恋童的冲动,并自觉压抑;有的从窥视、抚摸裸童的生殖器中获得满足;有的恋童癖者有类似性交行为。这是三个层次,第一层次,仅仅停留在大脑内,无关“性侵害”的范畴;第二、三层次,有冲动,再把这种冲动付诸行动,才可能涉及猥亵、强奸等罪名。

    反过来说,并不是所有对孩子下手的人都是恋童癖者,还有些人由于无法从正常途径满足性欲,便转而对懵懂的孩子下手,这与恋童癖是不一样的,这些人只是对成年异性的渴望无法得到满足,转而发泄在孩子身上。真正的恋童癖,是缺乏对成年异性或同性的兴趣的;此外,对恋童癖的判定,还需要参考被侵犯孩子的年龄,以及与侵犯者的年龄差距(在美国为年龄差10岁以上)。孩子们之间的性游戏,不属于恋童癖。

    但是在无外力干涉下,恋童癖者从病态走向犯罪就很容易1、从病态到越过雷池,是从轻到重、逐步恶化的过程

    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提到, 恋童癖者的一般表现是:喜欢和孩子玩在一起,带他们看电影、逛公园、买东西给他们吃,获得孩子的信赖;在与孩子建立起友谊后,通常采用“友好”的方式进行身体接触,而身体接触是从触摸开始的;当触摸的目的不断得逞后,才发展到最后一步。

    这种从病态到越过雷池,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国际精神治疗领域权威吉恩·阿贝尔认为,如果没有外力干预,有恋童倾向的人一生中会多次侵犯孩子,少则20多次,多则达200多次;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认为,恋童癖患者往往难以自控,如果疏于监控,非常有利于恋童癖者成为性侵惯犯。

    2、在这个过程中,偏爱对男孩性侵,又为隐蔽犯罪提供了条件

    在中国古代,恋童癖的说法是“娈童”,娈童是恋童癖加同性恋,因为恋童癖者绝大部分是男性,所以“娈童”就是指美少男。在明、清时期,有所谓“象姑院”,即强迫贫家少年充当“男妓”,供娈童者玩乐。古代文人不少有这种偏好,张岱就称自己“好美婢娈童”,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里的娈童故事比比皆是。

    1985年,一个罗马天主教父承认曾对33个男孩子性侵,后来又承认自己性骚扰了几十个其它男孩;在美国,天主教会从2002年起,不断卷入神职人员性虐待指控,在总数为1.1万起的案件中,八成受害者都是未成年男性。

    我们熟知的恋童癖惯犯歌手红豆,2000年4月至2001年6月间,将北京某中学7名12岁至14岁的男性儿童,以玩游戏、钓鱼为名,引诱至其家中及宾馆客房内,对其进行猥亵行为;2012年,有媒体报道,一名国家物理奥赛名师在20多年间性侵多名男生,此事被曝光后,当事教师张大同被学校免职,却又被多家培训机构聘请为指导老师。2013年年底,当年被性侵的男生露面作证,揭露了名师性侵男生的细节:假借参加奥赛需要健康的身体为由,亲自对男生进行体检,要求多名男生脱掉裤子,进而实施猥亵和性侵。

    这不是巧合,美国西尔斯大学法律心理学副教授凯瑟琳·拉莫斯兰德博士认为,恋童癖者更偏爱性侵男孩。根据2010年美国国家性健康调查(NSHS)显示,恋童癖者性侵案中受害男女比例为7比3。

    有着30年治疗性侵犯受害者经验的美国注册婚姻家庭治疗师卡瑞尔·麦克布莱德博士认为,这种偏爱性侵男孩的选择,更加方便了恋童癖者肆无忌惮的犯罪之路,她认为有三个原因。其一,在社会传统观念中,男孩不应该处于受害者的角色——“如果我是受害者,还是个男人吗?”因此,很少男性事后会主动寻求心理治疗,以免被人当成软蛋。

    其二,当一个男孩被侵犯,性取向的问题就出现了。尽管今天的社会越来越包容同性恋,但依然有很多人对此感到厌恶和害怕。8至10岁的男孩常常会问:“如果我被一个男的侵犯,而我也是男的,这意味着我是同性恋吗?”十几岁的少年受害者更是选择沉默,害怕说出来后会被人当成同性恋。

    其三,男孩被人摸到生殖器区域后自然会产生勃起。他们看在眼里,甚至会产生快感,于是产生了极大的困惑:“我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是我的错吗?”由此而生的沉重负罪感让他们不敢声张。

    这三种观念造成的隐忍,正如李玫瑾所言“非常有利于恋童癖者成为性侵惯犯”。

    不重视恋童癖的地方,纵容了恋童癖者作恶1、欧美严打恋童癖,于是不作为的东南亚成了“恋童癖者的天堂”

    2011年5月1日,基地组织头目本·拉丹在巴基斯坦被美国特种部队击毙,联邦调查局(FBI)随即在“十大通缉犯”名单中划掉了他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时年30岁的前私立学校教师埃里克·贾斯丁·托特,一个涉嫌拍摄儿童色情照片的恋童癖者。

    2002年,美英两国警方联手发动打击恋童癖犯罪的行动,仅在美国一地,就驱逐了英国籍恋童癖7000多人。2004年,北欧挪威、芬兰、瑞典、丹麦四国联手打击恋童癖犯罪,抓获数百人,起诉百余人。

    二战结束以来,美国联邦和各州针对性侵幼童的法律和法律修正案多达十个,但幼童性侵案件仍时有发生。鉴于此,2005年美国佛罗里达州通过了著名的《杰西卡法案》,该法案规定,如果成年人对12岁以下儿童实施性侵犯罪,量刑标准不得低于25年,最高可判终身监禁。

    正是由于欧美这样的打击力度,毫不重视这类问题的东南亚,就成了“恋童癖者的天堂”。英国著名摇滚歌星加里·格利特和一帮恋童癖者跑到柬埔寨,他们制造的丑闻让整个西方世界都知道柬埔寨是“恋童癖者的天堂”,以至于当时在金边的红灯区斯维帕克可以公开买卖女童和男童,非政府组织对雏妓问题的突击检查总是被受贿的警察破坏。执法不严和对雏妓的现实需求,让柬埔寨吸引了大量来自西方的恋童癖者。

    2、中国目前对恋童癖的重视程度还不够

    尽管恋童癖在中国是个不容忽视的存在,但法律和社会显然对这样的存在还没做好准备。对于恋童癖者性侵男童,我国法律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上面所举几个中国案例,最终都是以猥亵定罪。因为,我国刑法在男女幼童遭遇强奸时采用的法条不同,女童适用“强奸幼女罪”,而14岁以下男童适用的则是“猥亵儿童罪”这一罪名,且一旦超过14岁,就找不到对应的法条来维护自己的权利了。

    这样的法律规定导致了明显的后果:以2012年原广州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局稽查处处长李军性侵男童案为例,尽管李军对3名男童实施了搂抱、口淫、鸡奸等手段,李军最后也只获刑4年。而如果李军针对的是幼女,则受刑罚会严重得多。

    在传统思维中,因女性相对于男性较为弱势,更易导致性侵犯。但恋童癖者偏爱侵犯男童的行为,已经显示了法律的无力。当然,盲目地增加罪名并不是先进的立法方式,仅需要将刑法第236条中的妇女改为他人,幼女改为儿童,即“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他人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奸淫不满十四周岁儿童的,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落后不仅体现在法律上,也体现在学术研究和社会重视上,国内关于恋童癖者的数量、分布,没有数据可供查询,学术界都还没重视起这个问题,民间、政府的重视程度自然也不会高。

    第2663期 本期责编:张德笔

    出品:腾讯评论

    以零花钱、新玩具引诱男童是恋童癖者常见的手段,这种引诱现在经常通过网络联系来实施。所以在法律和社会还不够重视的情况下,家长可以根据这些特征先防范起来。【新读者】点击投票下面“今日话题”快速关注我们;【老读者】喜欢本文的朋友,点击右上角分享微信朋友圈。

    当前:

    今日话题

    推荐:槽值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话题:闯军营:如何看待香港人优先

    下一篇:今日话题:制毒第一村背后的宗族黑帮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