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今日最大声2014年5月29日:至少在骂人上,京津冀一体化已经实现了

    凤凰新闻客户端撰稿人 王月兵
      


      [今日最大声]“一网友说,中国的事,唯有在骂人上没有行政区划。这话说得漂亮。比如,天津人瞧不上北京人,瞧不上国安队。但我这两天发现,天津人骂我99%都用北京发明的‘傻X’。至少在骂人上,京津冀一体化已经实现了!”
      ——“@光远看经济”说。
      


      一,“评书、戏曲在传统中国社会对普通百姓的影响大过学校,宣扬忠孝廉洁礼义廉耻等价值观比客板说教效果好多了。”
      ——昨日,著名评书演员田连元遭遇车祸,其子身亡。田先生自许“穷酸堂主”,播讲的《杨家将》《水浒传》等深受观众喜爱。作家“@十年砍柴”在07年与田先生一起做某节目时,田先生对他这样说。
      


      二,“在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央电视台的播音腔调成为特殊的新闻学,人们从播音员的声音气质中解读政治讯息。在这个意义上,声音不仅传递信息,声音本身也成为了信息。播音员不经意间的一个咬字、重音、停顿,里面充满了涵义。声音溢出于那些播报的字句,不同播音主持的轮班,甚至都构成了新闻的排序,以及国家的议事日程。在曾经的时代,一篇社论就可能成为施政纲领,一段播音可以确立国家态度、立场,听众们接受、领会,观看《新闻联播》变成为一场学习。”
      “这些声音记录着较长时代以及我们自己的历史,在更长远的未来,当我们回望这段历史,他们还会成为我们评价历史的元素。”
      ——语出《长江日报》评论《他们的声音是历史的一部分》。
      


      三,“没有一种改革,要以‘逼死人’为代价,这是一种‘致命的自负’。”
      ——新华网谈安庆殡葬改革。
      


      四,“尽管房地产只是夜壶,但政府真的不需要这只夜壶吗?政府可以不用夜壶,但政府会不关注必要的经济增长与底线吗?至少房地产还不是过剩产能。城镇化和消费升级还有巨大的需求。我不相信中国会甘愿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地步。要实现中国梦,不管政策如何调整,都需要有个安定、舒适的家。最终前进的路上不管是冰山火海,都会被时代超越的。”
      ——任志强《关于中国房地产的六个问答》
      


      五,“日韩台值得重视的不是他们高收入的现状和难题,而是他们二战后成为全球唯一从中低收入跨入发达行列的转型经验。私有产权?全球多得是,但别人均未成功;美国援助?菲律宾原为美国殖民地,靠美援和全盘美国化,至今仍差。人多地少历史文化背景类同,这才值得我们研究。”
      ——经济学家“@华生2010”说。
      


      六,“中国现在主要的消费人群、创业人群是以80后为主,柳传志、王石、张瑞敏这些40后、50后要来理解80后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在商业实操层面,我认为他们都应该离开前台了,他们的经验值应该在两个方面呈现出来:一是在资本层面,二是在公共领域里面。他们有一定权威,他们的阅历使他们沉淀下来很多东西,但是在实操层面他们一定会让位给雷军、马化腾这些人。”
      ——《中国企业家》专访财经作家吴晓波。
      


      七,“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
      ——东莞一位镇党委书记反复做妻子工作,但妻子还是不愿意从国外回来,只能由组织调整岗位。在交接会上他唱了一首《渴望》,“悠悠岁月,欲说当年好困惑”,表达自己复杂的心情。目前广东基本完成对“裸官”任职岗位集中调整工作,其中调整市厅级干部9名。据方案,“裸官”要么把家人迁回来,要么接受组织调整限时从重要岗位调整下来。
      


      八,“法律本身没有问题,只是运用法律的人,有时还有着私念和偏见。希望我的遭遇能让执法者把视野放得更远,让与我有相似苦难的人获得自由。如果我的经历能换来司法的进步,我愿意做一块铺路石,这不是摆高姿态,是心里话。”
      ——1996年,蚌埠市民韩露在家中遭奸杀,其夫于英生(时任区长助理)被判处无期徒刑。经过于家人17年的申诉,去年8月,安徽高院立案复查后宣告于英生无罪。很多人说,于英生是现实版的《肖申克的救赎》,他沉默了半晌,最后说,“我比电影里的人要悲惨。”
      


      九,“你曾经供职过的《xx周刊》,就是一帮垃圾,臭不要脸的,自以为自己代表真理,审问别人,以为自己是有真理定义权的人,臭不要脸的东西。《xx周刊》发表了多少他妈的违背事实、胡编乱造、抹黑别人的稿子,搁在外国早把你们告得他妈关门赔死了,负责人都抓起来判刑了。自以为自己是真理代言人,臭不要脸的。你都可以把这话转告给《xx周刊》,我就是这么告诉他们的。自以为自己代表真理,可以定义别人,审判别人。他们自己打造的偶像,他妈的多少垃圾的事他们也盖着捂着,跟他们有矛盾的人他们就不遗余力地抹黑、找茬,这就是他们追求的真理和民主。拉帮结派,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谁跟我好我就捧谁,谁他妈得罪我我就弄死谁,完全媒体黑社会,还什么他妈真理代言人,追求新闻追求,狗屁。你们要有新闻追求,他妈的狗都他妈有新闻追求,你们他妈妓女都不如。你把这录音拿去给他们听。”
      ——《博客天下》周刊专访黄健翔。在第二次与记者见面时,黄健翔刚过20分钟便“无触即发”,对一个格外平淡的问题情绪激烈,随后指向多年前《XX周刊》一篇关于他在凤凰卫视主持的《天天运动会》栏目收视率的新闻报道,而这篇报道恰恰是由他面前的《博客天下》记者所写。
      


      十,“狗屎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你给我擦干净了再回家。我不想因为这件事生气。虽然我已经被气的不轻。X,如果你处理不好这件事,我会公布欧巴组合的名字,那样的话我让你回家估计你也回不来了。”
      ——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在一次颁奖典礼上,凤凰传奇和五月天分别拿到内地和港台最佳组合乐队奖。凤凰传奇主唱玲花看完五月天彩排后评价:“唱得跟狗屎一样。”徐明朝同意妻子的看法。但随后玲花通过微博长信回应争议,称在接受人物周刊采访的过程中,根本没有聊过五月天的话题,并且“唱得像狗屎一样”也是丈夫徐明朝私自总结的。
      


      十一,“在娱乐圈这个行当里,能混出头脸的家伙,真没有一个是简单角色。人人都拿《凤凰传奇》的农业重金属说事,可是,农业重金属写危机公关文章的时候,大概连职业公关公司都够不上这样的水准。更别说单纯以段子质量而论,完全秒杀所有微博段子手。”
      ——专栏作家和菜头认为:玲花的长微博很可能是今年最成功的危机公关案例。
      


      十二,“世界并无预测未来的‘章鱼保罗’。”
      ——针对美国总统奥巴马所谓“美国要做世界未来一百年的领袖”的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今天的例行记者会上如此回应。秦刚表示,中国在历史上曾做过世界“老大”,还不止一百年,在历史上有兴衰的经验和教训。
      


      十三,“在台上肯定不能笑得太明显了,怎么也得绷着点啊,不过下来他们好像说我没绷住,我说那是因为太多高兴了。”
      ——5月28日,亚冠联赛八强战抽签在位于吉隆坡的亚足联总部进行。广州恒大队队长郑智作为抽签嘉宾亲手抽出了广州恒大的八强对手,并且为恒大抽出了八强战、四强战都会先客后主的赛程,这样的对手与赛程也堪称一支“上上签”。在抽签过程之中有一个细节,当结果揭晓之时,台上的郑智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轻松笑容。
      


      十四,“他们都是苦孩子中的幸运儿,他们信仰足球。过往几年,又有数百万巴西孩子脱离贫困,互联网和电子游戏也在侵蚀着孩子们原本用来踢球的时间。当足球不再与命运有关,而仅仅是游戏而已,那球星路上就不再那么拥挤了吧,惊喜是不是也会少很多啊,普天之下是不是都一样啊?”
      ——张斌在《世界杯随笔:苦孩子 球星路》一文中说。张斌说:“巴西足球文化中的内核——苦孩子,球星路,职业球员身份是苦孩子逃离倒悬之苦的最佳路径。上届世界杯前,读《足球经济学》的某一篇章,论及中产阶级的增加是英格兰队世界杯成绩欠佳的直接原因,愈加觉得《足球经济学》的作者真有真知灼见啊。”
      


      十五,“足球,成了德国人之间最有共性的客体。每一个俱乐部都拥有大量的拥趸,在这样一个群体里,人们才会有‘我们’、‘万众一心’的感觉。每当德国国家足球队进行比赛时,全体德国人都一致支持德国队,无论欢喜还是痛苦,大家都是一致的,大家都在‘自己人’当中,德国社会中终于有了难得的一致和团结,于是,只有在德国国家队的比赛时,德国人的国家—民族认同才出现了。”
      ——专栏作家李伯杰《足球与德国人》。李伯杰说:“本来只是一项简单的体育运动,却被赋予了构建民族和国家认同的重大使命;德国之作为一个足球民族,就这样成了。”
      


      十六,“中国在20年内都无法打进世界杯决赛圈。”
      “中国是竞技体育为主导的国家,获得多少金牌是最高优先级,特别是奥运会。赢得大量的奖牌被证明是最受欢迎的,而且投资这些项目远比投资足球更为有效。足球比赛金牌数有限,而且也很难做到占据统治性地位。”
      ——近日,高盛集团发布了《世界杯经济学》报告,报告中预测中国和印度两大人口大国在20内都无法打进世界杯决赛圈,其中中国是因为太重视奥运金牌战略、经济增长放缓等。
      


      十七,“几乎所有奖项都离不开人情和守旧的传统,至于期望一个文学奖能够在腐朽的审美和脏兮兮的人情荆棘中,找寻到一条路,去褒奖真正意义上的写作者和纯粹审美意义向度上的实验者,这已经是一种奢望和超出其本身使命的高标准要求。”
      ——专栏作家朱白《文学奖,一块腐烂的肥肉》。
      


      十八,“我并没有违法犯罪啊,我这就跟市场上卖东西一样,你凭啥抓我呀?”
      ——近日,十堰特大组织未成年人卖淫案宣判,赵某、曹某、王某等人因犯下组织、介绍未成年少女卖淫罪等,而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或缓刑。案件中的未成年少女与嫖客形成了固定的“圈子”,她们中的有些女孩家境并不差,当民警找到她们时,她们大都表现得很意外。
      


      十九,“我觉得我写的书有点低俗。”
      ——2014年4月11日后,一些主要的网络文学网站都打不开了。圈内人士很快感到,“净网2014”的力度,确实来得比往年更猛一些。据南方周末报道,不少网络写手找到编辑,请求“删书”、“屏蔽”。编辑问:“为什么要屏蔽你?”写手这样回答。
      


      二十,“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有人在知乎上提问:如果软件正在占领全世界,为什么程序员得不到任何尊重?署名为“@喵爷”的知友这样回答。
      (凤凰新闻客户端撰稿人 王月兵)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栏目微信公号“bieli2014”)  


    当前:

    今日最大声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槽值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最大声2014年5月28日:黄健翔:中国体育解说都该供我为祖师爷

    下一篇:今日最大声2014年5月30日:入夏后色狼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