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今日最大声:在中国语境中,抑郁症和疯子没什么区别


    【今日最大声】“作为精神疾病的一种,抑郁症被一些人视为精神病――在中国的语境中,这只是负面意味极强的词语,和‘疯子’没什么区别。”
    “抑郁症还被认为是中产阶级或是文化人的疾病,实际上,抑郁症具有普遍性,不分年龄、性别亦或是职业。贫困人群的发病率甚至要高于平均水平,只是这群人在公众和大众媒体视野之外,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甚至不知道自己罹患这种疾病。”
    “在所有的误读中,将抑郁症看成一种单纯的心理疾病,恐怕是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抑郁症患者以为靠自己就能‘走出来’,拒绝精神科医生和药物的帮助。”
    ——南都周刊《抑郁是个枷锁,戴着它未来永远不会好起来》,作者:徐卓君、沈玎。9月16日晚,演员乔任梁在上海去世,引发了网友的强烈关注。其经纪公司发表声明称:“过去的几年,他一直受失眠困扰,去年在繁重的工作中,遇上外界种种对他不实的报道和中伤的话语后,他患上抑郁症。”声明中指出这一年乔任梁访医问药,病情有所好转,却不料用最决绝的方式与世诀别。


    一、“在某些事情上,我其实并不喜欢‘吃瓜群众’这个词,也不喜欢看到各种段子和猜测。纵然人都有好奇心,但很多人也都有另一面。你也许并不明白抑郁的人对世界的绝望,人前欢笑的人未必关起门也快乐。珍惜你爱的和爱你的,理解你不理解的和不理解你的。希望这位最终没能见面的朋友能够寻到真正的宁静。”
    ——作家、赛车手@韩寒。


    二、“大多数人是不容易理解自杀的,对于抑郁症来说,自杀不是个需要深思熟虑的选择,所以也不用别人理解,我不喜欢中国人的生死观,我们不尊重死亡,死者为大是句很虚伪的话,强调出来只是为了管住嘴,如果只尊重死者而不敬畏死亡本身,心里难有认同,更不会有祝福。人有选择死亡的权利,就像人有辞职的权利一样,活着是个特别辛苦的事,不是非得做到底。”
    ——媒体人@杨樾杨樾


    三、“我家保姆一有空闲就翻我的书架。昨晚她读了两本诗集。刚才她在厨房里一边干活一边比较:朦胧诗XX的诗集有点儿故弄玄虚,没啥意思;第三代XX的诗集质朴,看得下去。听她这么一说,我着实吓了一跳。大众阅读时代,比较一下那些个活跃在网上的批评家和知识分子,什么圈子不圈子岂不是太可笑太自以为是了?”
    ——诗人@俞心樵


    四、“这些大城市几乎都有人口控制的规划,最后事实证明都是错的,搞城市规划中间还有多少计划经济的思维方式在起作用,我觉得这个问题需要反思。”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6年第三季度”于9月17日在北京举办。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委员刘世锦出席并演讲。刘世锦认为,房地产投资在2014年已经达到峰值,而今年一线城市房价的暴涨,有合理因素也有不合理的地方。他表示,城市规划需要反思。


    五、“正如网上的段子所言,土豪死于信托,中产死于理财,屌丝死于P2P,总有一款骗局适合你。人们最终发现,只有房产是靠得住的。
    数据也显示,长期来看没有比一线城市的房产更能保值增值的投资品。近15年间,北京、上海和深圳的房价曲线是一条几乎没有回落的上扬曲线,上演了现实版的‘京沪深房价永远涨的神话’。”
    ——南方周末深度报道《钱,究竟应该往哪儿投?》


    六、“太多的书来不及看,太多的电影来不及看,太多的美剧来不及看,太多的音乐来不及听,太多的游戏来不及玩……这在以前的时代是从来没有过的,也许网络时代来得太快,人类还没有做好面对太多信息,太多选择的准备。”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


    七、“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价值观失范的时代,几十年前,尽管价值观有严重的问题,但是至少没有失范,但是没有失范,至少人们还愿意相信是正确的。今天我们各种各样的价值观导致的社会现象,我们不敢说他是正确的。这也会影响到电影的品质。比如小时代,金钱万能,有了金钱,女人也漂亮了也有社会地位了,也有话语权了,事实上不是这样,这是一个谎言。”
    “按说我们现在是电影的黄金时代,现在荧幕达到了三万多块,按说是一个黄金时代,因为硬件达到了,但是我们软件太差了。大量的知识阶层根本不进电影院。这和当年经典电影出来之后万人空巷形成鲜明对比。现在很多人不相信电影质量,不屑于交流。我们现在电影丧失了对中年以上观众的吸引力,很多老板号称把膝盖献给90后,其实是把膝盖献给了90后口袋里的钱。他们觉得90后钱更好挣。”
    ——编剧芦苇接受“影视小黑屋”的采访。


    八、“为什么今天许多流行文化的东西喜欢把喜欢和爱分开呢?因为现在的社会生活方式需要‘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甚至‘以不结婚为目的谈恋爱’,也即是一种不必负责的浪(luan)漫(gao)状态。所以制造出‘喜欢’和‘爱’的意识形态区别,以合理化这种行为模式。实际上不过是喜欢的深浅之别,哪那么神秘。”
    ——科幻作家@宝树


    九、“从克林顿竞选一句‘It's the economy,stupid’叫响以后,经济常常是大选里的主题。一个广传的指标是失业率。失业率高于本党总统任期前则同党候选人成功率低。这次是,失业率下降到八年来最低,人们还是感觉经济不好。今年要问‘哪个经济?’ 美国经济已经开始分化,有的行业繁荣有的衰败,没得益者不少。”
    “川普的支持者很多是在美国过去几十年全球化里,特别是过去八年里没得益的人。这些人认为是墨西哥人中国人抢了他们的饭碗,美国受损。所以经济发展好的沿海州和内地老工业基地州对经济、移民、贸易看法很不同。”
    ——网友@扭腰村民


    十、“遥想当初,很多人为网约车鼓与呼,是因为它跟传统出租车不同,其价格不是‘死’的,浮动定价对市场需求的反馈很灵敏,可如今其价格只有蹭蹭地涨,毫无议价空间,这让网约车俨然变成另一种‘出租车’,只不过披上了‘网约’的皮。本来网约车里的‘快车’‘拼车’‘顺风车’,利用了大数据下的供需匹配和共享经济优势,其成本本可降低,何况它还有到车慢、难提供发票等劣势,可其价格却不逊出租车,这确定不是涨得太随意?”
    ——新京报《为网约车鼓呼者,会因其涨价后悔吗》,作者:河北师范大学教师王志东

    当前:

    今日最大声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槽值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最大声:阎连科:每个人都患了某种精神病

    下一篇:今日最大声:中产对孩子的投资,性价比之低令人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