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今日最大声:人类已登上月球,广厦依旧是寒士心头痛

    【今日最大声】“深圳华侨城的六平米小户型商品房,就在社交网络的一片惊诧与嘲笑中火速售罄,投射出‘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恍惚感,吃瓜群众怜悯买房者的居住空间连猪圈都不如,而后者却又用行为抽回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过五年,不,过三年,看看房价,咱们再论谁是傻X。杜甫曾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大概也没能想到,即使岁月已过千年,人类已经能够登上月球,广厦依旧是寒士的心头之痛,就在‘北京折叠’用现实主义文学拿到了科幻领域的大奖之后,深圳的这例蜗居之房用折叠在衣柜间的单人床回应了郝景芳的想象力。”
    ——阑夕《几点看法:关于房价》,据广州日报,在深圳热炒了近两个月的6平方米“鸽笼房”昨日亮相,均价卖到15万每平方米,一上午就售罄。
    一、“鲁迅是仇恨的象征。面对腐败和不公正的现状,仇恨是可以理解的。仇恨为社会批判提供了强大能量。但仅有仇恨是远远不够的,一个精神健康的社会,应当是鲁迅先生和冰心女士的组合体。这就意味着我们不仅要向鲁迅学习批判精神,也要向冰心学习博爱,而在终极的意义上,爱才是支撑社会生长的伟大支柱。”
    ——文化批评家@朱大可。今天是鲁迅先生诞辰135周年纪念日。
    二、“由于我们汉语知识人的乡愿和犬儒,当代中国的演进尚是‘无声的’,是‘自导自演’的木偶戏,是闷声发财和暗暗死去的默片。少数人的呐喊,律师、医生、退休老人们的话语,要么是外来修辞,要么是比贾府的焦大温和得多的无奈哄骗或恐吓……在无声的中国,杨改兰等人是和祥林嫂等人同构的。她们的生活,‘你谝不过(你不理解),我跟你不说。’”
    ——学者@余世存非常道
    三、“当今普通家庭但凡有人患了重病大病,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昂贵的医疗费,普遍要花掉10-50万元之间,甚至是百万元以上,病人躺在医院里都在时刻担心着费用,亲人家属安慰病人最常用的一句话是:放心看病,不要担心医疗费,一次大病就足以让家庭负债累累,此类情况已司空见惯。”
    ——网友@浩正刘臻
    四、“如果房产限购能解决问题,那么当年废除粮票就是错的。”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南京出台限购政策,9月25日市政府出台了主城区住房限购政策,于9月26日起实施。限购政策明确,在主城区范围内,已拥有1套及以上住房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不得再新购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住房;拥有2套及以上住房的本市户籍居民家庭,不得再新购新建商品住房。
    五、“幸运的是买了房,不幸的是没买更多。”
    ——参考消息转引香港东方日报消息,东莞近年因制造业陷入寒冬,不少工厂负责人“转型”投资房地产,厂房十室九空。已在广州购置四套物业的灯饰厂负责人唐先生坦言,如今开厂的收入根本不够给员工发薪水,“最好赚钱的还是买房子”。
    六、“中小企业贷款难很正常,这和买不起房、丑女难嫁的本质是一样的。丑女难嫁,应该给她们认识单身汉的机会,不是逼着男人去娶她。”
    ——第五届“中青年改革开放论坛”于9月24日-26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举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欧阳敏参与女性经济学家论坛并发言。
    七、“但说白了,这主要都是利益决定的,与相声传承方式和所谓江湖规矩关系不大。其实没有什么江湖,有的只是利益争斗。这场被直播的口舌之争,看的也不是什么师徒情分,而是谁的套路更深。”
    ——新京报《郭德纲回撕曹云金:说什么江湖情分,只看谁套路更深》,作者:铁永功。8月31日,郭德纲微博公开清理门户,指责“云”字两人欺天灭祖,为此曹云金以6000字长文反击,历数郭德纲数宗罪。今天凌晨,郭德纲对曹云金说法长文回应,言辞犀利。
    八、“师傅郭纲与徒弟曹云之战,有人缺德,有人缺金。相声界是个江湖,把法说成理,把理诉诸情……师徒同门,姿势难看。”
    ——媒体人@罗昌平
    九、“当虚拟的游戏环境已经影响了一个人尤其是孩子的生活的时候,它代表现实对孩子而言太过残酷,孩子这个时候需要的,是陪伴和帮助。而把这个情形定义为网瘾——一旦贴上标签就成为了一种问题,这便是语言的力量——它就成了类似精神病一样需要对付的东西,于是电击、暴力、戒网瘾中心就有了市场。什么时候,中国的家长才可以独立思考一下?什么时候,他们才不主动地把自己的孩子定义为问题小孩,并主动地放弃对孩子的责任,把他们交给一个机构去‘治疗’?这是一种特别奇怪的思维方式。”
    ——南风窗《成年人眼中的网瘾到底是个什么鬼?》,作者:何蕴琪。
    十、“其实是一个人在北京上班,全家在为他服务。”
    ——新京报《开往北京的814路公交》,作者:王晶晶。814路是跨越北京城区和河北燕郊的9条主要公交线路之一,每天早上,至少4000人挤在814路车厢里,去北京上班。等车队伍最长时达到300米,但十几位老人总能站在队伍最前端。他们在等自己的儿子、女儿、儿媳妇、女婿。为了让儿女多睡十几分钟,能在上班的路上有个地方坐坐,这些老人提前到公交车站替儿女排队。一位替女儿排队的父亲说。

    当前:

    今日最大声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槽值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最大声:陈光标实际上就是现代版的老莱子

    下一篇:今日最大声:从什么时候起,耍贫嘴也能叫好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