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今日最大声:时代谋杀自己的青年,并命名为“成熟”

    【今日最大声】“一个达成一致意见的社会,就是一个衰老的社会。现场那样听崔健的老歌迷,很有可能面临要为孩子买房的难题。如今的90后青年,不可能再像他们的父辈那样,指望一无所有还能泡妞。他们中的大部分,依偎在电脑前玩游戏,依靠父母的资助来买房,他们虽然无力应对现实,但却早已认清现实。
    和1986年的青年相比,2016年的青年,早已显示出老成之相。时代在谋杀自己的青年,而把这种谋杀命名为‘成熟’,或者‘幸福’。”
    ——新京报《时代与歌迷一起老去,只有崔健还孤独地站在那里》,作者:张丰。崔健滚动三十年北京演唱会在9月30日工人体育场举行。1986年,在北京举行的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崔健演唱了《一无所有》,被认为是中国摇滚诞生的日子。
    一、“二十年前看崔健演唱时流泪,和今晚看崔健时演唱流泪,最大的不同是今晚你可以在微信上分享你的眼泪。米兰昆德拉怎么说来着,媚俗就是想象自己看着小孩在草地上奔跑时流出的眼泪被人看到。你的感动,多少是被自己感动的?”
    ——香港诗人@廖伟棠。
    二、“中国盛产‘美剧政治学家’、‘韩剧恋爱学家’、‘日剧社会学家’和‘三体科幻学家’,在互联网强行配平信息的对称性后,引人入胜的干脆结论往往会比枯燥晦涩的论证过程更加具有记忆魅力。很多看了《Lie to Me》的观众,记住了里面的某种假说‘人在撒谎时会无意识的让眼球转向右上角’,随即化身成为专业的心理学家,在参与公共话题时带着强烈的自信指控视频里的当事人在撒谎:‘你看你看,2分35秒的时候,他的眼睛望向了右上角,这正是说明他试图掩盖什么的铁证呐!’”
    ——网友@阑夕
    三、“一个电梯业内和我说,现在自动扶梯八成以上的故障都是因为乘客都站右边,空出左边然后电梯受力不均导致的。说电梯设计的时候就是左右都站人的,实际上你就是走左边上去也快不了几秒,但现在大家都习惯站一边导致故障率大增,对厂家来说这样会增加维修收入,损毁率高了客户也会再买,他们也很开心啦。”
    ——网友@顾扯淡
    四、“在哥本哈根大学讲中国新媒体生态,点评人和提问者最担心的是新技术带来的人性的异化。他们举尼尔·波兹曼《技术垄断》,认为技术会制造幻觉,让人远离有机的生活世界,用过多碎片化的信息将人淹没。我接触的外国知识分子对数码技术相当警惕拒斥,相比之下,我这样的中国人更热切拥抱技术,态度泾渭分明。”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
    五、“在浪下行走很难。因为最有挑战的事情不是被挫折打垮,而是不被诱惑驯服。以我熟悉的写作为例,这不是一个具有财富潜力的能力,但写作者看着连这个能力都不具备的人都挣着了钱,也难免动心,写小说想靠IP挣钱,写非虚构的想把新闻做成剧本孵化,写不了长文章的人觉得我多炮制几篇‘10万 微信公众号’也能融资几百万。”
    ——作家@蒋方舟
    六、“我就搞不懂,中国所谓文科读书种子的骨子里为啥很多以‘哲学’为最高权威,而实际上现代以来中国在哲学上没有为世界做啥贡献。照我说这里面是两种‘中毒’的叠加。一、西学东渐后中国知识分子的脑子结构永远固化在西方19世纪。二、中国中小学教育塑造的寻求‘正确答案’思维,似乎哲学是‘本质’。”
    ——中国人民大学教师@王熊daddy
    七、“有粉丝问有些上海人怎么对外地人说起话来那么难听。其实不必太在意,现实中也没那么多这样的人,网上显得多点。人总得有点骄傲的东西,样样不如人确实很难活。有些人,除了户口外,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也是没办法。但凡有点户口之外的东西值得炫,也就不炫户口了……”
    ——动物学领域达人@冈瓦纳
    八、“再过几年,能够面对面流畅对话的人将是这个社会的高级人才;能够面对面畅通交流就是一种高级能力。
    我们越来越不会说话了(只会打字),我们越来越不会写字(只会敲击),我们越来越不会察言观色了(只会‘阅读表情’);我们,在屏幕前不断退化。”
    ——社会化媒体营销研究者@杜子建
    九、“最近一两年的网络上,青年工薪阶层用负能量来自嘲的故事、段子、图片越来越多,层出不穷,和那些叫嚣着‘勤奋、努力、你能行’的心灵鸡汤式的正能量形成了对冲。比如,最近流行的有‘葛优瘫’的图片,上海彩虹合唱团《不要加班》的合唱等等。在许多功成名就的管理者看来,这些自嘲只是网络时代生产出来的娱乐泡沫副产品,是无伤大雅的牢骚,是青年们不上进的表现。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自嘲是对现状和前途极度不满的青年人的愤怒和控诉,换言之,这将是一个十分严肃的社会问题。”
    ——danyboy《青年工薪阶层需要怎样的价值观》
    十、“有人说,2016年过去大半,其年度关键词非‘互撕’莫属。如今无论什么话题,进入舆情管道后都会引发‘互撕’。价值多元、观点碰撞是好事,但‘一言不合就开撕’很多时候是在围绕泡沫化议题,制造口水泡沫,它罕有公共讨论应有的营养,有的是站队和不容异己的攻讦谩骂。到头来,人们会发现,口水越来越多,真相却越来越少,泡沫之下一地狼藉。那些‘事实先于判断’‘不搞人身攻击’的基础共识,有待重塑。”
    ——新京报社论《我们值得过更好的“去泡沫”的公共生活》

    当前:

    今日最大声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槽值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今日最大声:阿城:中国人都不太善,所以要倡导劝善

    下一篇:今日最大声:三十年前上海住房比现在还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