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一纸判决,难以换来一条被冤死的生命”


    【今日最大声】“无罪!”
    ——聂树斌案今日再审结果公布,最高人民法院改判聂树斌无罪。1994年,21岁的聂树斌因强奸罪被抓,次年被处死。2005年嫌疑人王书金承认自己为(聂树斌案)真凶。知道聂树斌被判无罪的消息后,聂树斌父亲和聂树慧在镜头前流下了眼泪。10点44分,聂母张焕枝给聂树斌姐姐发了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


    一、“因为我知道这一天不是正义来到的日子。对于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来说,正义永远不会到来。
    因为这一天只是法律在对聂树斌进行了长达7890天的羞辱后,暂停了羞辱。”
    ——据“思想国”公号,南开大学教师@熊培云说。


    二、“不知道该说什么。聂案已有证据疑点太多,太足以定罪,有基本常识感的人都能得出结论,拖了这么多年才做出结论,好比花了十年把一个球洞边的高尔夫球打进洞里,高兴得起来吗?如果一个社会的正义感都只有加盖一个权力公章才会随风飘荡 ,这是正义感还是对权力的又一次鼓掌?我所能感到的全部,只是火辣辣的羞耻。”
    ——据熊培云文章,学者刘瑜说。


    三、“好好一个家,给法律毁了啊。”
    ——据@朱学东微博,来自网友弹幕。


    四、“今天转发时,用了‘迟来的正义’这句话作为引语。这是陈瑞华老师在刑事诉讼法课上常说的,后面其实还有半句:‘(迟来的正义)是非正义’。所以,很多朋友在转发时,甚至拒绝去称赞今天这个结果。这完全值得理解。一纸判决,难以换来一条被冤死的生命,和一整个被这种冤屈和无助击碎的家庭。”
    ——网友@Robert_樊百乐


    五、“人生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悲剧可以重演。对司法最大的伤害,莫过于冤案竟然会冤沉大海。司法改革效果如何?最有效的证明,不是一篇篇论文,不是一次次重要讲话,而是法官们一张张正义的判决。司法的权威,是靠法官们千万份判决,一张张累积起来的!”
    ——法学教授@何兵


    六、“冤案为什么平反难?因为在口供定案的审判方式中,没有的事实变成了有口供,唯一的方式只有刑讯,屈打成招。也就是说,这样的案件一旦暴露,第一道公权 力环节恰恰是罪魁祸首。而这些人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一旦盖了大印,就不是某一个人的事,而是这个机关的事。”
    ——律师@陈有西


    七、“聂树斌案,正义的迟到使一个人的生命早早终结。我们能理解哪怕是纯正的法治社会,也可能会有冤案,但我们也应该追问,造成这一冤案的原因,以及处理造成冤案的人。
    而后者,才是在纠正冤案后最重要的事。一次冤案昭雪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进步,只有让始作俑者付出代价,才是真的进步。”
    ——评论人@五岳散人


    八、“聂树斌无罪改判让人感概不已。这是中国艰难法治路上的向前一步,值得肯定。 但一个被冤枉的人已经死去,无可逆转。这是死刑的一个最大坏处。希望社会能因此反思,废除死刑可能不太现实,但至少可以要求司法和惩戒制度让死刑犯的执行更漫长一点,程序更多一点,给死刑犯各种上诉挑战翻供的机会。中国死刑犯从被一审到执行死刑的平均时间大概算最短的。不久前那个引起社会议论纷纷的打死村官的死刑案从判决到执行不到两年时间。目前很多国家虽有死刑但在执行上十分慎重,有的几乎很少执行死刑。死牢多坐几年为什么不可以?至少可以防止聂这样的冤案。美国有个专门为死刑犯找清白的律师组织, 免费提供DNA检测,以及各种新老证据的搜集和研究。它的前提是死刑犯还活着,有的是几十年前就被判死刑的。”
    ——网友@扭腰村民


    九、“劈腿自杀,出轨自杀,你们在底下义愤填膺,喊打喊杀,不除负心汉誓不罢休,这是不是也是变相的表示,为了爱情不成去死的,网友们会替你主持公道?前几年北京那个几十层高楼跳下的女子,墓碑上刻着,我愿站成一排树…当时网友们的愤怒扒皮比今天厉害多了,结果呢?有这精气神,不如关掉那些爱情破碎就痛不欲生的口水剧,教导自己和开导身边人,要珍惜生命,恋爱婚姻中的男女,要活成独立的每一个人。姑娘,你活着不是为了看到他是个人渣还一定要完婚的,更不是,跟人渣复合不成就跳楼自杀的。”
    ——医生@急诊科女超人于莺。据媒体报道,27日凌晨,中国经济网女记者段丹峰跳楼自尽殉情。而在此之前,段某在朋友圈和微博发布男朋友婚前出轨的消息,有轻生念头。12月1日,200余位媒体人致信给安徽广播电视台台长庄保斌,要求将潘奥、杨柳依两人开除。


    十、“如果个人净资产不足一个亿,没有必要焦虑并匆匆忙忙地为了对冲人民币贬值而转移资产。”
    ——据凤凰财经,上海市股份公司联合会副秘书长高国垒说。


    十一、“我为什么断定下一轮涨价比这一轮更高,因为在需求侧上进行价格调控的时候,最后导致的是需求在一两年以后,或者是一段时间以后就会爆发。最近有几个境外的投行预测,这段时间房价可能会因为政策的抑制而下降,但是2017年会上涨。以后的调控政策可能连15个月也做不到,可能八九个月又反弹了,再出台一个政策,可能五六个月又反弹了。这个调控政策一轮一轮以后越来越涨。只要对需求侧进行抑制,不会对市场有任何好处,也不会对市场的稳定有好处。”
    ——据正和岛,北大国发院“房地产调控政策与市场前景”闭门研讨会上,任志强发言。

    当前:

    今日最大声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槽值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支付宝圈子=经济型酒店门缝小卡片互联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