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最近,某媒体评论年轻人的“丧文化”是“精神鸦片”,还用了我在上海卖丧茶的照片当配图。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精神,不少吃瓜群众在微博上圈了我。本来我觉得什么也不说就是最好的,但看到

    大家这么热情,我还是觉得应该聊一聊这个话题,但是总是我一个人强行展开讲讲就太没意思了。

    于是,这次我分别请来了长期关注年轻人的自媒体“中国三明治”、笑话生产商“冷兔”和“不务正业”的广告公司W,聊了聊他们对“丧文化”的看法。

    本期是“丧”系列访谈的第一期,我们先和“中国三明治”的创始人李梓新聊了聊。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王三三:您曾经从事媒体和公关行业,现在的工作也让您能够有人群观察的视角。您觉得70后、80后和90后,这三代人之前的代际差异有哪些?

    李梓新:其实我是不太认同70后、80后这样的代际划分,比如我是79年的,但我觉得自己和媒体黄金一代的70后比如许知远、沈颢是很不一样的。

    他们那一代赶上了1995年到2000年的媒体黄金时代,赶上了比较早就能接班上岗的时代红利。等我2002年毕业的时候,这个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了。

    从我这代人到85前,互联网已经是标配,但还没有那么剧烈地改变我们的生活。我们毕业的时候,找份工作没那么难。

    对于当时的年轻人来讲,毕业之后能不能攒到首付,或者你敢不敢借钱赌房价,这些都是必须经历的考验。这些经验构成了我们这代人共同的成长经历。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这个和现在大城市里的年轻人是不一样的。现在大城市的房价这么高,很多年轻人已经不考虑买房了,但当时我们双方家庭咬咬牙还是能买的。所以今天很多自媒体都在哀叹社会格局固化,这个格局也确实是那十年在房价上奠定的。这些东西蛮残酷的:当然不是说没有房子就是loser,只是你必须得明白社会现在的潮汐。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至于85后那一代,他们和85前最大的区别是消费能力。85前那代人很多都会有反哺原生家庭的经济压力,需要精打细算:他们的父母大多是50后,属于“共和国一代”,不少人都下岗了,把经济需求都放在自己75后85前这批人身上去实现,比如说住五星级酒店,出国旅游之类的。

    比较起来,85后的父母一般都还在壮年,所以85后个体独立性会强很多,内心的挣扎也不会那么大。你问85前最喜欢干什么,他不仅会考虑他自己,还会考虑他的家庭。

    85后在做这个选择的时候负担就比较小了,因为他们的父母经济能力一般都还不错,父母的期望不用他们来达成。父母会说“你自己能过得好就行了”,他们经济上是自给自足的状态。所以85后这拨人在物质上会很喜欢消费,买很多东西。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到了90后就更不一样了,他们的自我意识更强,父母也更用不着依靠他们。

    但我的观察是90后反而更有可能受挫:现在他们可以享受的社会红利越来越少,都被前面的70后占着,房价对于他们来说又遥不可及的高,父母在财政上支持他们好像变成了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很多90后的父母就觉得有权对子女的职业选择发表意见,所以不少90后不得不顾忌他们的想法,像80后那样先斩后奏反而很少了。

    王三三:那这三代人各自的理想又是什么呢?

    李梓新:我觉得70后家国情怀会大一点,好像要去改变一些东西,80后可能要更“独善其身”一点,90后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他们更习惯于不按常理出牌的去改变世界。

    王三三:有个很有趣的现象,80后鄙视70后,90后鄙视80后,你如何看待这种代际的鄙视链?

    李梓新:要说鄙视链,我觉得反向的也有,70后鄙视80后,80后鄙视90后。这个鄙视链里有一些媒体议程设置的因素。我觉得谈不上鄙视,不同代际之间会意识到不同,这种不同有好有不好,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王三三:今年 “丧”的情绪在年轻人中很火,您觉得这种集体性的负面情绪表达是一种时代病吗?

    李梓新:我觉得“丧”不是一种完全负面的表达,而是有些戏谑的态度在里面。

    “丧”的情绪在90后人群里比较有共鸣,是因为他们看到所有的社会资源都被瓜分的差不多了,如果家里没有太多的积累,那阶层爬升肯定会缓慢一点。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同样出身的70后80后在大众视野里会比较沉默,但90后就不会。他们在吃苦的同时也要寻求一种表达,就形成了一种“丧” 的亚文化。

    另外,如果家庭的积累一般,70后80后会选择省吃俭用一点。90后就不会,他们一边收入没有很高,一边又很舍得消费,这也是他们“丧”的一个原因。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王三三:您如何看待逃离北上广?

    李梓新:我觉得世界这么大,大家逃离北上广的原因也各有不同。比如说你是来自一个二线城市的家庭,家庭在家乡有很好社会资本积累,回到家乡发展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同的人生活追求的目标不一样,我倒对这个事情还是蛮开放的态度。

    人本来就是流动的,把它作为一种现象来观察和叙述是可以的,但这个现象本身我觉得很正常。世界这么大,二三线城市也有很多的机会,只能说此心安处是吾乡吧。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王三三:今年中年危机这个词也挺火,您觉得您理解的中危是什么?

    李梓新:我觉得有中年危机的人都不是真正的有理想,或者对理想没有真正的坚持。

    王三三:那您观察到的中年危机是什么样的?

    李梓新:我有观察到一些现象,但不知道算不算中年危机。其中一个是父亲对子女教育的缺席。父亲所谓的忙于工作,让母亲承担育儿的全部责任,其中有多少是为了逃避家庭?我不知道。

    其实哪怕再忙都可以创造条件为了和孩子多相处的,父亲角色的缺席在我看来肯定算不上健康的家庭模式。

    父亲觉得家庭太过家长里短,事业又遇到瓶颈,比如所谓30岁以上“副总现象”,就是挂了个副总的名但是又没什么实际权力,或者像“华为34岁以上工程师被炒”这种,到了一定年龄,在工作上又没有什么进步,身不由己,在这方面就会有陷入泥潭的感觉。

    很多女性把注意力都倾注在了孩子身上,在她30岁所谓的前中年或中年的时候,刚好是孩子飞速成长的时候,所以他们大多数还是挺忙活的,她们的中年危机要等到孩子上大学离家之后了。所以,媒体谈的中年危机还是以男性为主。

    王三三:我自己把退场的理想主义者分成三种人。第一种是完全放弃了以理想改变公共观念的努力,退回到私人生活里,把理想缩小成了规训自己生活方式的圭臬。第二种是完全变成现实主义者,对现实的规则全盘接受。第三种是成为了浪漫主义者甚至虚无主义者,今朝有酒今朝醉。您如何看待这个时代的理想主义者呢?

    李梓新:从我的观点来说,第一种我会认为它是一种更加细水长流的状态,从一些微小的事情去改变现实,相信滴水穿石,偏积极但是又去行动的状态,我觉得这是和典型的利己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的不一样的地方。

    王三三: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您认为在这个时代,理想主义者最好的状态应该是拥有一种细水长流、滴水穿石的心态?

    李梓新:是,我是这样认为的。当然细水长流也不是最核心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三明治”把写作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提升就是一种思路,其实理想不一定非要上升到多么宏大的命题上。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我其实觉得在那些有一定空间可供改造的地方,比如建筑设计师去改造空间、改造街区,其实一样也属于第一类人,不一定是要抓住什么宏大叙事不放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我觉得其实现在的中国社会是很多元的,有很多层面的。在各个层面用自己的能力专长让现实变得更好也是一种理想主义者。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王三三:现在日本年轻人中间有一种“不买房、不结婚、不生子”的生活方式越来越普遍。作为89年出生的人,我也算横跨80后90后两个世代了,我身边越来越多的同事也开始丁克、不婚,你觉得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年轻人会越来越多吗?

    李梓新:我不知道你说的日本的这种生活方式包不包括不消费。

    在日本年轻人可能消费欲望很低,但中国的年轻人消费欲望非常旺盛。因为两个社会的基础不一样,日本年轻人可能生活比较稳定,物质方面状况还不错,很多东西已经享受过了。

    中国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物质还是很匮乏的,比如中国的80末90初的这一代。

    虽然成长中可能衣食不愁,但是很多额外的东西也是最近这几年才出现的,小到muji,大到定制旅行,这些他们小时候肯定也没有,所以他们的消费欲还是非常强大的。

    刚说中国的这些年轻人为什么不买房,因为他更有理由去花费时间和金钱在旅行上。

    在8月26日至9月24日期间,李梓新将对于这些问题的思考携手上海静安大悦城“当夏天台节”开展为期一个月的线下展览。

    正如当夏天台节的主题“野岛”一样,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象征理想的精神岛屿,登岛道阻且长,但始终需要带着炽热的初心,探寻自己的精神岛屿。

    三三有梗:王三三×中国三明治:所谓丧就是没钱话还多

    (责任编辑:周蔚_NX4393)

    当前:

    三三有梗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每日一雷大B神脱口秀

    上一篇:三三有梗:看了中国有嘻哈之后,我得了潮男潮女恐惧症

    下一篇:三三有梗:冷兔的残酷世界物语:抓紧做咸鱼,不然咸鱼都没得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