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桂林导游殴打低价团女游客”事件,为导游职业又描了一笔黑,涉事导游被吊销导游证,列入黑名单,随后回应称是对方先动手的。近年,暴力导游、黑导游事件屡有发生,导游成为“宰客”代名词。另一方面,导游职业收入不稳定,权益也几乎无从保障,甚至被打而维权无门。无论外界,还是自身,对这一职业的认同感都趋向负面,形成了中国式导游职业的困境:一面打人,一面被打;被视为恶导游,又吃力不讨好。图为2014年,一个160元的低价旅行团,导游向乘客发放8.5折购物卡。封面图:李隽辉 摄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旅行社层出不穷的“低价团”、“穷游团”为民众提供的众多的出游机会,但其等同于“观光购物团”,几乎成为潜规则,导游的收入也来源于此。由于不满游客消费低,导游大发雷霆,骂游客“没良心”“没道德”,甚至威胁、动手的事件时有发生,他们凶神恶煞的面貌屡屡被游客定格在镜头中。(拼图)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作为旅游的带队人和宣讲者,导游本应是一个有素质且受尊重的职业。我国导游人员的归属经历了从“外事接待人员”到旅行社员工,再到社会职业者的变化过程。图为1985年,九寨沟风景区导游员郭崇英(左二)在熊猫海向海外游客介绍说:熊猫常来这里饮水。新华社记者 李生才 摄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自1954年中国国际旅行社成立,之后的二三十年间,导游的身份一直是国家干部,工作性质以政治接待为主,因此进入门槛高,地位也很高,是许多在校大学生的理想职业。图为1984年,长江旅游船上,喜欢健身运动的游客向导游人员学习中国太极拳。新华社记者 于澄建 摄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进入90年代,随着国内旅游的兴起及政策的变化,旅行社竞争激烈,专职导游人数大量减少,多数成为半自由的职业者。导游的生存环境决定了其收入渠道的转变。2006年,导游邬敬民出版作品《叫我如何不宰你》揭露旅游业黑幕,他说:“原先我也并没有觉得旅游行业有什么不好,但2002年,当我看到一个宾馆里卖3000元的屏风,到了旅游购物店里就卖55000元,心里开始觉得抵触,觉得不想那么坑人了。后来我就去做了国际领队,但我发现出境游跟国内游同样需要诱导游客购物和增加自费项目。”南方都市报单增辉/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据羊城晚报2015年报道,在珠海2000多名带团导游中,专职导游与兼职导游各占一半。专职导游尚有基本工资,但兼职导游与旅行社只有一纸协议,没有基本工资也没有“五险一金”,不得不靠带团补助,购物、自费景点的回扣来获得额外的收入。图为2006年5月16日,一个“零团费”的内地旅游团游客在香港导游推荐的珠宝、名表店内无奈地徘徊。导游对游客延长购物时间,规定每人至少消费1千元,否则晚上餐费、住宿费自理。王天抒/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图为2013年2月13日,香港KJ珠宝店外,来自四川省眉山市的游客在与旅行社导游理论,该导游对她用“不买没良心”的话语侮辱她。刘德斌/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与此同时,民众旅游的热情,部分消费者贪图小便宜的习惯,令只能靠额外消费的低价旅行团颇有市场,也催生了市场上众多黑导游、假导游,令大众对导游的认同度更加恶化。图为2004年4月29日,临近五一,深圳市旅游主管部门打击“黑导游”,现场抓获拉客仔、黑导游数名。李忠/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2005年5月3日,杭州警方在灵隐寺附近抓获18名无证导游。他们专找外地游客和车辆,进行不规范的导游活动,牟取暴利。徐彦/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2012年6月20日,广州海珠广场,旅游局突击检查旅游巴,发现多辆旅游巴内的“导游”都是无证工作,更有一名“导游”被查出是假证,持证男子称假证是买来的。广州日报/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有的旅行社甚至以欺骗的手段招揽顾客谋利。图为2010年,京华时报记者暗访北京旅行社“一日游”项目欺骗旅客牟利过程,这是玉器城的工作人员正在向游客推销。京华时报高原/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 hi,看“图话”,请上“逗比有料”哦,域名www.rekele.com 」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图为2010年,北京旅行社“一日游”项目,导游指着水关长城称这里是八达岭长城。京华时报高原/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图为2014年5月30日,北京交通执法总队在十三陵景区检查“非法一日游”,导游将加收的钱返还给乘客。法制晚报 刘畅/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中国式导游的困境在于,一面被视为宰客的代名词,以暴力对待游客;另一面,低保障、低认同度,让他们也常常处于弱势地位,甚而被打,无力维权。图为2016年3月20日,江西九江,旅行团在看油菜花的路上被堵,耽误了行程,一名北京游客迁怒于导游,动手殴打一名女导游,并形成群体性事件。而后在政府关部门的协调下,双方达成治安调解协议。(今视新闻)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2011年3月24日,海南三亚南山景区,导游张旋为给16名从新加坡来的老年团游客争取观光电瓶车座位,与来自江苏的7名年轻游客发生争吵,期间一名男子突然殴打张旋的头部,其他几名同行的女游客则推搡并用脚踢张旋(穿格纹衬衫者)的腹部,在激烈的争执过程中,张旋则不小心用铁制的导游旗杆将其中一名江苏男游客的额头打伤。(南海网)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2012年7月24日,湖南一旅行社导游顾某带领河北省唐山市一行24名游客,按行程在某商场购物。游客不愿进店,双方发生言辞争执,导游顾某以“被打”为由报警。此后,导游以维护其尊严为由,相邀几十人围堵派出所,要求“打人者”当众道歉。(人民网)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任何一个职业并非生来就恶。导游本是一个需要较高身体素质、文化素养的职业,导游中也有令人尊敬的佼佼者,只是个体的光芒仍未足以照亮整个职业的美誉度。“我是导游,请你们先救游客!”2005年8月28日下午2时许,文花枝带领的旅游团在陕西省延安市洛川遭遇车祸时,她对营救人员说的一句话。她把最宝贵的抢救机会让给了游客,自己却失去了左腿。石祯专/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中国导游困境:一面打人 一面被打

    作为旅游产业链中的一环,提高导游人员的质量,不仅是导游这个群体的事。重新给导游职业定位,改变行业潜规则,旅游者转变旅游观念,都是值得期待的改变 。图为2006年12月19日,天山风景区天池湖边,导游古丽在给游客表演新疆民族舞蹈。雪漠/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文章来源腾讯新闻,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

    当前:

    图话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图话:揭中国造假村 扎堆制假一条龙

    下一篇:图话:中国人的一天:印度洋护航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