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纪念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山生死日记

    1979年3月16日,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这场战争令中越两国关系恶化至冰点。八十年代,两国继续对抗,持续十年。1984年,为反制越南在边界地带的袭扰,我军对越军控制的老山和者阴山众多据点进行的集中拔点作战,1984到1989年间抽调各大军区部队轮番上阵,史称“两山轮战”。1986年,兰州军区第47军接替济南军区67军在老山战区的防务。年轻的摄影干事王红就在此时奔赴老山,与战友们一起,用生命见证彼此的青春。图为1986年,激战过后,一位18岁的战士身负重伤,对救护他的护士姐姐说:“我无怨无悔,唯有件遗憾的事,请你答应我的请求……听说人生没有爱情是不圆满的。你,你能不能亲亲我?”护士姐姐含泪亲吻了这位年轻的战士,他冲她微微笑着,慢慢闭上眼睛,走完18岁的人生。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3月,兰州军区47军139师417团举行出征誓师大会。新一代军人严整的队列和高昂的士气,重现了这支英雄部队历史上的辉煌。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7月24日,417团派车接送由前沿换防返回大本营的战士,途中遭遇敌炮火袭击,公路和桥梁被炸断,两位老兵坐在驾驶室里,一根接一根地吸烟,耐心等待公路畅通,盼望着回去洗澡、理发和休整。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9月3日午饭时间,战地医院又抬进一位被敌炮火袭击、浑身10多块弹片的伤员。医护人员立即放下碗筷,在手术台前忙碌起来。当时的王红,不敢直视血肉模糊的场面,将焦点对在了远处。巧合的是,之后不久的10月14日,王红在战斗中负伤后,也被抬上这张手术台,使他的生命得到延续……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7月20日,兰州军区第21军61师侦察连的战士刚返阵地,顾不得摘去身上的子弹袋,和着只能听到节奏却听不到旋律的音乐,吼着叫着就跳起了老山迪斯科。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9月7日,在老山阵地用卡车送往战地医院的途中,这位头部、胸部和四肢多处被弹片击中的勇士,没有哼过一声。他小解艰难,五位战友出手相助,让他感动地直掉眼泪。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9月8日,一伤员趴在病床上看电影《英雄儿女》。他说王成“向我开炮”、打击侵略者的故事已看过多遍了。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10月12日,416团“特功五连”驻训的小树林里,两位突击队员与专程为他们出征送行的文工团员窃窃私语。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10月13日,步兵第416团举行出征誓师大会,这位基层指挥员大吼一声仰脖干了酒,瞪大眼睛举着酒杯自豪地说:“我第一次喝茅台,竟是壮行酒!”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10月14日激战中,背着负伤战友的战士,冒着枪林弹雨从战场硝烟中走来。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10月14日,前沿救护所见习军医和卫生院仔细检查尸体,希望这些倒下的战友还留有一口气,生命也许还有救。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10月14日,王红“挤”进收复国土的突击队列,战士持枪他持相机,等待冲锋的命令。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10月14日,战斗打响冲锋之前,416团彝族战士罗卜基冲着镜头招手微笑,他在同年5月被破格提拔为该连三排长并任命为突击队副队长。战斗过后,他这张招手微笑的照片却成为最后的纪念。王红/视觉中国

    1986年10月14日,王红也住进他眼睛和镜头都再熟悉不过的战地医院。该照片由郭建民拍摄。

    老山的士兵们通常驻守在小小的“猫耳洞”里。很多“猫耳洞”口朝天,一下雨就灌水泡汤。由于洞内沉闷,整日汗水流淌,又不能洗澡,裆部长期被汗水侵蚀,许多人患上了裆部溃烂,十分折磨人。“洞中一年,把一辈子的苦都吃完了。”图为1987年3月,阵地上换防的官兵脱去戎装,聚在工兵团最新研制的流动沐浴车前洗上了热水澡。王红/视觉中国

    丛林中,老山东侧的八里河东山前沿观察哨,一哨兵冒雨注视战区的敌军动态。王红/视觉中国

    一名战士与他养的鸽子。王红/视觉中国

    陕西籍战士用战地焦土塑造的兵马俑。王红/视觉中国

    战士们栽种的老山兰成为阵地景观。王红/视觉中国

    1987年4月5日,在麻栗坡烈士陵园,昆明籍烈士刘东沛的亲人含着眼泪播放他生前喜爱的邓丽君演唱的小曲。王红/视觉中国

    1987年清明,某部官兵从昆明赶到老山脚下的麻栗坡烈士陵园,他们抬着自己亲手制作的花圈,为阴阳两隔的战友们扫墓。王红/视觉中国

    1987年清明节,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内,139师几个女兵正点燃香烟,祭奠战友。王红/视觉中国

    1987年清明节,烈士罗云辉的孩子跪伏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爸爸的墓碑前,哭着向爸爸磕头。王红/视觉中国

    1987年清明时节,一位烈士的妻子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留下一首长诗《吻你,我不惊醒你》。现场的祭奠者,将长诗高高挂起。王红/视觉中国

    「 hi,看“腾讯图画”,请上“逗比有料”哦,域名www.52rkl.cn 」

    这是王红在战地留下的最得意的照片之一。当时,他衣服一个月没洗,酸臭得只好扔了,光着膀子采访结果挨了上级批评。背景是416团“特功五连”突击队首次演练后的领导讲评,短暂休息后,激战来临。在战争期间,王红只开过一次枪,打了六发子弹,是为一个朋友送行;而他真正的“武器”,是手中那台相机,16个月发射的“子弹”数量,是800多个胶卷28000多张照片。王红说,老山以前,他的摄影理念很刻板,习惯用摆拍的方式将战士们表现得高大光明;真正经历了战场之后,才觉得胶片中凝结的残酷与混乱,悲伤与留恋,都经过了血的洗礼。该照片由刘铁生拍摄。

    文章来源腾讯新闻,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

    当前:

    图话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图话】开会蛮累的,还好有条湿毛巾

    下一篇:【图话】美国戒不掉古巴雪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