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在国外,“超级通勤族”常常指那些单程通勤距离约160公里、每天或是每周1-2次往返的上班族,通勤方式包括开车、公交车、火车、船只,甚至飞机……国内随着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都市圈的成形,“超级通勤族”群体也初现规模,“工作在这里,生活在别处”,他们用更远的路途与更多的时间,来换取一份安定舒适的生活。封面图为2015年,燕郊到北京临客动车上的乘客。陈建宇/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北京-燕郊】河北小镇燕郊与北京隔河相望,是北京上班族的“睡城”之一。2017年2月,腾讯位置服务发布大数据,北上广深四城超过1小时通勤时间成为常态,最远的工作日出行半径可达40公里以上,往返则超过100公里。北京邻近的河北燕郊便是其中的典型。图为2014年3月6日,北京国贸回燕郊的公交车站前排长队。惜缘/东方IC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因为户口或房价的原因,很多北京工作者选择在河北燕郊购房。据京华时报2015年报道,统计显示,每天约有40万人往返于北京与燕郊,其中30万人采用公共交通,高峰时成功挤上一辆公交车的时间需要40分钟。图为北京回燕郊的上班族在拥挤中回家。摄友/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2015年1月12日,为方便燕郊北京两地居民往返而开行的动车组正式上线运行,首趟燕郊至北京的D9022次列车一共706张车票全部售罄。早上7时许,进站的人们已排成长队。章鱼/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图为2016年9月22日,北京到燕郊的火车通勤族带着折叠自行车上车。周肖/东方IC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2017年2月16日,一名工作在北京,居住在河北沧州的上班族晒出的2016年部分车票。工人日报 杨登峰/视觉中国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上海-昆山】“超级通勤族”兼顾了高薪与低房价,轨道交通的发展,则为此提供了极大便利。2013年10月16日,上海轨道交通11号线北段延伸工程成为中国首条跨省(市)地铁线路。70分钟从昆山花桥到上海徐家汇,让不少市民燃起了“生活在江苏,工作去上海”的希望。图为2014年1月14日,下班时间上海11号线上的年轻人。东方IC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80后”女孩卢芊羽家住江苏省昆山市玉山镇,却在上海市闸北区上班,两地相距50多公里。她每天需要从昆山搭乘公交前往昆山火车站乘坐高铁,抵达上海后再搭乘地铁前往公司上班,整个行程大约1个小时。一张高铁票,维系着她分属两地的事业和亲情。CICPHOTO/赖鑫琳 摄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广州-佛山】选择双城生活,有人为奈逃避压力,有人则刻意选择追求生活品质。2011年9月,广州人施广坚选择了一套位于佛山千灯湖一带的房子,八千多元的均价远低于广州市区房价,每月还贷款两千多元,女儿依旧在广州老城区读名校,他和妻子有了自己的温馨小家,周末一家人可以在佛山相聚。只是他需要每日驾车往返几十公里上下班,每周往返接送女儿,他却甘之若醴。CICPHOTO/孙毅 摄 (来自:腾讯图片)

    「 hi,看“图话”,请上“逗比有料”哦,域名www.rekele.com 」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图为周末时,施广坚与家人在佛山相聚。CICPHOTO/孙毅 摄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珠三角-港澳】借助深港合作的深入,往来于深圳-香港,珠海-澳门的人越来越多,其中不乏跨境通勤族。姚文龙是澳门节目主持人,已经活跃在澳门主持界十余年,而家仍然在珠海,每天上下班过关要大约4个小时。“一个最直接的原因是两地房租相差数倍,另一原因是我们觉得晚上下班回到珠海的家才有归属感,澳门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但澳门是一个实现梦想的地方”,他说。图为2014年12月18日,姚文龙抵达澳门上班。新华社记者 张金加 摄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马来西亚-新加坡】放眼全球,“超级通勤族”在很多地方已经很常见,有的因经济差异而形成,有的则是大都市圈效应而致。马来西亚的新山与新加坡狮城仅一桥之隔,但新加坡经济的优势,以及货币的坚挺,令每日数以万计的马来西亚摩托大军跨过柔佛长堤,前往狮城工作捞金。图为柔佛长堤被各种车辆填满。getty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据2011年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估计,每天有15万名国人赴新加坡工作。每天来回新加坡超过100公里,往返车程一天耗费5个小时,有时在柔佛长堤就会堵塞1至2个小时。2016年底,新加坡内政部实施摩托车自动通关系统,只要8秒就能通关,但出现故障后,跨境上班的摩托大军堵成了一锅粥。图:星洲日报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美国-墨西哥】2014年9月10日,墨西哥提华纳,Irma Ortiz前往美国上班途中,趁等红绿灯间隙在车内化妆。美墨边境,每天有5万辆汽车和25000行人穿梭在圣伊西德罗出入境口岸,很多人跨境在美国上班上学或购物,花在路上的时间要几个小时。特朗普就任总统后,一心推进美墨建边境墙。Gregory Bull/东方IC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日本首都圈】日本从上世纪50年代首次提出建设首都圈,至上世纪末,共制定了5次规划。如今日本跨省上班已普遍存在,甚至习以为常。“一都三县(东京都、神奈川县、千叶县、琦玉县)”的工薪阶层,每天都有大量的跨省上班族往返东京。图为下班高峰,东京地铁池袋站人山人海。getty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在东京首都圈,坐轻轨地铁一个小时,是标准的上下班所需要的时间。日本轻轨和地铁遍布,人流量巨大,是通勤族每天要面对的挑战,地铁“推手”一度成为东京地铁的固定工种。图为2015年,东京地铁早高峰。getty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美国纽约】2012年,在美国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纽约大学的研究报告指出,全美国8个都会区,包括纽约、费城、芝加哥、达拉斯、休斯敦、西雅图、洛杉矶与凤凰城等城市,超级通勤族人数都大幅上升。图为2015年纽约黑岩集团的联合首席运营官Charlie Hallac(右)正在等车,准备回到北部郊区的小镇斯卡斯代尔。东方IC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图为2013年2月2日,一名通勤族在纽约中央车站等待回家的列车时靠墙睡着了。reuters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英国伦敦】据新华网报道,2015年英国国家统计局数据表明,英国人平均通勤时间大约为57分钟,每个工作日都有370万人通勤时间超过2个小时,其中时间过长的人包括从事金融或者是保险工作的男性,以及在伦敦工作的人。图为2016年10月18日,英国通勤族从紧邻伦敦的布莱顿市乘车上班。getty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2014年1月报道,英国男子Gary Egan被称为“全英国通勤时间最长”的上班族,他为了能和妻子一起居住在乡间,每天早上3点半就要起床出发,开车6小时前往自己的上班地点;而下班所花的时间也是一样的。换言之,Gary一天的时间里有一半都是花在上下班的路上的。东方IC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山姆·库克尼(Sam Cookney)是在伦敦工作的一名社交媒体经理,因为嫌伦敦房价贵,他搬去了西班牙巴塞罗那,每天坐飞机上班,两地相隔大约1500公里。“在巴塞罗那租套两个房间的房子加上巴塞罗那去伦敦的机票钱,都比在伦敦单租一个单房要便宜……”他每天早上6点多坐飞机到伦敦上班,晚上和周末则回到巴塞罗那,享受着怡人的气候,美丽的海滩和好吃的食物。右图是他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下班图片。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德国】2013年,德国工会联合会发布了一份长期调研,指出差不多有一半的就业者生活和工作不在一地,跨州上班的人达310万。很多情况下,上班族的家安在一个大城市,工作地点在另一个大城市。图为2015年5月5日,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站,铁路罢工,大批通勤族滞留。getty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图为2013年3月18日,柏林市中心火车总站,拖着行李箱的通勤族。reuters (来自:腾讯图片)

    图话:他们是“超级通勤族” 用时间换生活

    “超级通勤族”寻找着获得居住和工作资源的最佳搭配,并为此做出时间和精力上的牺牲。出于无奈,或是心甘情愿,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图为上海工作、昆山居住的女孩卢芊羽在家里望着窗外的灯火。CICPHOTO/赖鑫琳 摄 (来自:腾讯图片)


    文章来源腾讯新闻,建议下载腾讯手机新闻客户端浏览

    当前:

    图话

    推荐:每日轻松一刻神吐槽FUN来了新闻哥

    上一篇:图话:高校怪奇建筑 是创新还是噱头?

    下一篇:图话:各国“太空快递”哪家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