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校园里的流浪猫

    1

    校园里的流浪猫分为两拨,一拨以高级中学的操场为主要势力范围,贴着围墙,每天晃晃悠悠,翘翘尾巴,逗逗青草,主要职责是卖萌拍照。女学生们一到体育课带着大批零食杀进,这些猫乖巧得不得了,一个个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温顺地让她们摸来摸去,躺在她们怀里撒娇打滚,吃得肚子圆滚滚,慢悠悠地踱到墙根,懒洋洋地摊开肚皮晒太阳。

    另一拨紧紧霸着食堂,一个个脏兮兮、黏乎乎,围成一团分食着午饭后倒出的残羹冷炙,偶有自行车从它们身边滑过,一堆恐惧的眼睛打量着你,继而神色如常。间或有一两只外来猫想来其中讨一杯羹,它们围而攻之,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尾巴竖得笔直如同旗杆,外来猫落荒而逃。这一拨猫来无影去无踪,午饭后消失得仿佛从来没存在过,只要当饭菜的热气飘起,一只只发亮的眼睛似乎从黑暗中一齐涌现出来。

    我曾经在校门口认出其中一只,通体雪白,体型娇小,远远地看见它趴在校门口,走近,心惊,一滩冰凉的血迹,猫的眼睛一动不动残存着最后一丝恐惧,苍蝇紧紧绕着它幼小的身躯,雪亮的阳光下,我说不出话来。

    我从不曾打探它们生活得怎么样,它们就这样慢慢生活,繁衍后代,追逐嬉闹,直至老去。

    2

    冬日的午后暖阳,它们舔着毛发,微眯着眼睛,玩弄着自己的尾巴,心满意足地晒太阳,当我经过,它们会转过头来喵喵叫。我当然与其中几只有过交集,它们走过我的生命就像烈日下的水痕,存在过又迅疾消失。

    小黄的脸皮超厚,你即使朝它吼,它仍然大摇大摆地走进来,闲庭信步地嗅这嗅那,嗅不到吃的气味,它就扬起苹果大的小脸朝你撒娇。你要是敢继续睡,它会一跃而上,舔你的脚心,继而毛绒绒的身躯凑到你的脸,明晃晃地坐下来,用幽怨的眼神盯着你。

    好在我也是特别不要脸,被子蒙头继续睡,过了一会儿,我打开被子的一角偷看它,它直接用爪子叨我的手,尾巴直晃,志得意满,像是抓获了我。不得已,起床,随便给它糊弄点,它吃得挺开心,小脸像是绽开了花,胡须上都是明晃晃的水珠,一边吃一边甜蜜地喵喵。吃得酒足饭饱,伸个懒腰,用爪子洗洗脸,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小黄其实很怂,给它点吃的,其它流浪猫来抢,它就自动让开,坐着,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吃,看累了,就伸个懒腰,盘着身子睡下去。所以它很瘦,细耳朵细腿,眼神里都是瘦弱的光,它特喜欢趴在人的腿上,温温软软地一团,呼噜呼噜,你都舍不得赶它下去。

    它喜欢玩树枝,用爪子去够,树枝被它晃得枝丫乱颤。它经常假装睡着,想逮麻雀,麻雀在地上欢快地跳着,它猛地扑起,麻雀轻盈地飞走了。它看着空地无奈地乱转,至今没看过它的任何战斗成果。

    3

    大老黑前段时间怀孕了,拖着沉重的身躯,缓慢地移动着。我晚上回来,偶尔看见它趴在宿舍前面的水泥地上,眼神忧郁,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给它在供电室安了一个窝,以前放鸡蛋的篮子,铺上了一些我不要的旧衣服,它跳进去觉得软和,就在这安家了。

    待产期间,它在我们这层宿舍楼昂首阔步,四处乱走,闻到点腥味就去挠门,挠门无果就瘫在门前,俨然一个碰瓷的。

    它生产我是第二天才知道,圆乎乎的几个小肉团,它紧紧地用身子护着它们,伸出柔软粉红的舌头一个个舔过去。那几天,它高度警惕,每有生人靠近,它就发出低沉的吼声,尖锐的爪子已经要伸出窝外。

    大老黑一个星期后失踪了,留下三个嗷嗷待哺的小奶猫,几只小猫泪水和眼屎都黏在眼眶,看着特可怜,特邋遢。第一天我给它们喂了点吃的,大老黑没回来;第二天我拿了点存货过去,大老黑没回来;第三天,我将小猫抱到管理员的厨房,大老黑没回来。大老黑再未出现过,很多人猜测它许是走了,许是死了。

    4

    三只小猫我一个个托人送了出去,其中一只送给了我们副校长。我们副校长常年收养流浪猫,我去她家吃饭,一开门,一群猫就涌上来了,再看见我,一哄而散。

    副校长边换鞋子边说:“它们怕生,过会儿就好了。”待了会儿,出来了几只,一个个长得油光水滑,走起路来肚子一晃一晃的,贴着人的裤缝磨蹭,轻柔地叫着。

    副校长在做饭,几只猫围着,如保镖一样,随着她的腿移动,很有节奏感。校长吃饭时说床上每天只能睡两只猫,这群猫天天为抢位置斗殴。

    我们副校长一进校,那全校的猫都叫起来。

    常年养猫的人身上可能沾染了某种气味,她进校园不夸张地说:全校的猫都知道她来了,浩浩荡荡的队伍逶迤而来。我夜里加班,经常听到她在漆黑夜色里喊着:咪咪,咪咪。几只流浪猫从花园里蹿出来,她给它们喂吃的。然后骑着老式的自行车,吱吱呀呀地离开。

    我曾经问她为什么养猫?

    她说:“猫懂得感恩啊,教出来的很多学生,你花了那么大力气,很多时候都心凉,看见你一声问好都没有。”

    “就没有难受的时候吗?”

    “有,你会很难面对它们的死亡,尤其是一个接一个的死亡,我是看着它们由生到死,它们的离开,我无能为力,只能习惯,去习惯着接受。”

    那天的话就像夜色里的水汽,我一想起就觉得大雾弥漫。

    中午回办公室,门前趴着一只猫,门缝里不时透出空调吹出的凉气。它睡得很甜美,四仰八叉,胡须完全垂下,不知在做什么美梦。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当前:

    豆瓣一刻

    推荐:钢牙哥娱乐深夜畅聊冰箱姐冷笑话

    上一篇:英国的儿童保护法案,由这个8岁女孩的生命换来

    下一篇:2017上半年我在南京都吃了什么 日料 西餐 馄钝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