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图片版权为作者所有,抄袭必法律追究

    第一次去瓦拉纳西之前,遇见的两个澳洲女孩告诉我。瓦拉纳西,玩了拉稀,恒河水的大肠杆菌含量估计是她们这辈子见过最多的。不要试图去尝试那里除了瓶装矿泉水以外的任何水,否则会让你生不如死。当然别以为瓶装矿泉水就安全了,这帮不靠谱的黑阿三,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们完全可以去恒河灌点水,装进瓶子里,放在自家的商店卖。完全可以。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婆罗门少年们

    第二次去瓦拉纳西之前,一个美国老头告诉我,只要到了下雨天,就干脆不要出门了。如果你出门,肯定会后悔不已。满街的牛粪顺着雨水的方向流得到处都是,黄色的雨水顺着河坛的台阶流到恒河里,你会发现自己穿着人字拖的脚无所适从,恨不得拿把刀把双腿砍掉扛起来走,满街的Holy Shit。(牛在印度被视为神物)。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神牛,神屎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在这座城市里,牛才是真正的扛把子,一副老子爱干嘛就干嘛的表情

    我对瓦拉纳西的向往来自远藤周作的那本书,《深河》。前往印度的日本旅行团,团员们性格迥异,在生与死共存的瓦拉纳西,最终所有人都找寻到了生命的真谛。书中写道:“恒河既接受生者,也接受死者,这就是神圣之意。”

    当我第一次循着书中所写,真正来到恒河之畔的瓦拉纳西时,正巧赶上清晨五点的日出,人们穿过犹如人类大肠一般的蜿蜒曲折的巷子,最终抵达河坛,沐浴并且接受恒河的洗礼,那副画面令我至今难忘。随后在各种嘈杂的噪音中,这座城市开始了一天的运转。很多人不会在第一时间对这座城市一见倾心,但一定会在离开这里后难忘恒河。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恒河,生死,信仰是这座城市亘古不变的主题

    恒河是印度的母亲河,人们总说,一条恒河两岸,集结了这世间所有的生与死。如果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恒河两岸,只有左岸突兀地伫立了一座在千年时光从未曾没落的瓦拉纳西,而恒河的右岸却是辽阔的不毛之地。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瓦拉纳西,古称贝拿勒斯,这里是印度教,佛教,以及耆那教的宗教圣地,意为“神光照耀的城市”,相传这座城市为6000年前由作为婆罗门教和印度教的主神之一的湿婆而建,而这蜿蜒流经瓦拉纳西的恒河则被人们认为是神明湿婆的头发。我坚信,我到的是瓦拉纳西,不是她们口中的玩了拉稀。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这里被认为是印度最古老的城市,坐落于恒河河畔,早在佛祖释迦牟尼时代,瓦拉纳西附近的鹿野苑是释迦牟尼成道后初转法轮之处,也是佛教历史上最著名的圣地之一。历经沧桑后的瓦纳拉西,在佛教正式在印度灭亡后,这里在印度教徒眼中被视作为麦加一般的存在。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大唐西域记》里曾经记载过,玄奘曾经也来贝拿勒斯朝拜,那本书里对这座成熟的古老建筑,居民生活,繁华的市井气息以及这里宗教繁荣的景象做了详细的描写,然而当我第三次走进这座喧嚣与平静共存的古都时,才发现自己依然保有初次来到这里的欣喜与热爱。

    我喜欢那些每天每夜都会传出祈祷文的印度寺庙,我喜欢安静流淌着的恒河,我更喜欢每天每夜都会在恒河畔举行的祭祀。可每年夏季时的六七月份,是在恒河流域旅行最艰难的时间,酷暑,炎热,闷到令人窒息的空气,在高温中发酵的各种气味,让本来艰难的旅行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深河包容他们,依旧流淌

    人间之河,人间深河的悲哀

    我也在其中

    -远藤周作《深河》

    在印度教徒的眼中,他们认为如果能在瓦拉纳西死去,便能够超脱生死轮回的厄运,他们始终相信在这条神圣的恒河中沐浴后,可以洗涤自己身在人世间污浊的灵魂。每年都会有很多即将死亡的老人,从印度的各个地方被家人送来瓦纳拉西等死,亦或是死之后由家人带其骨灰来到瓦纳拉西,将骨灰洒进恒河水,超脱生前在人世间的痛苦。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远处便是著名的烧尸河坛玛尼卡尼卡

    常常在傍晚时刻散步去河堤看恒河祭祀,这是人们千百年来对于恒河的馈赠,所回敬的感恩。印度教徒感恩于恒河所赐予他们的福泽与生命,每天晚上都会在主河坛举行的祭河仪式已有两千年之久,祭祀的歌声响彻恒河两岸,他们用火,用装满清水的法螺和鲜花表达对恒河的崇敬,手执蛇灯,拂尘,翩然起舞,吟咏圣歌,当地人说,这是印度教徒献给圣河的最高敬畏。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恒河祭祀不仅仅只在瓦拉纳西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在恒河其他圣地如哈里瓦,瑞诗凯诗等每晚同一时间都会举行恒河祭祀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婆罗门祭司大部分都是瓦拉纳西大学的学生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这些祭司均来自种姓高贵的婆罗门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无论天气多么炎热,我每晚都跑去河边看祭祀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我喜欢那悠扬的歌声与西塔琴的音色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美妙到不可言喻的恒河仪式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吹响的法螺充满了人们的祈祷与对恒河的赞美

    坐在祭祀的神坛下,抬头望见祭祀们洒落的漫天花瓣,空气有充盈了一股鲜花的芬芳以及烟雾混杂的气息,远处恒河上漂浮的河灯,让人总有一种灵魂出窍的错觉。我们挤在虔诚的人潮中,彼此沉默着,像是在观看一场人间与神明交错的仪式,事实上这确实是一场只有神明才能了然的剧目。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伴随着檀香的气息以及蛇灯的火焰,一切都很迷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最美的瞬间是祭司抛洒花瓣的片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祭祀恒河的婆罗门少年们

    玛尼卡尼卡河坛,也就是瓦拉纳西最著名的火葬场,烧尸河坛,那些期望能在瓦拉纳西死去的人们的尸体,便是在这里灵魂升天。如果能死在这里,印度教徒相信此生所造的一切罪孽,都可以在轮回中得到解脱。

    河坛上专门烧尸的人将抬过来的,身体上铺满黄色鲜花的尸体放在恒河水中浸润一下,当地人这样代表了在恒河水中洗去生前的罪孽,之后将裹着白布的尸体架在已经垒好的木头架子上,每具尸体要烧三个小时左右,随后燃烧后的骨灰被死者的亲人倒进恒河,象征着投胎的轮回。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烧尸的木头自然也是不一样的。有钱人用的是好木头,没钱的人则用的是一般的木头。在瓦拉纳西,人世间的死,都标好了价格,即便是死亡,也被分了三六九等。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曾经来瓦拉纳西,住在同一个旅馆的女生告诉我,她去恒河泛舟,沾了恒河水后当夜就开始发高烧,仿佛这条河流在昭示着外人不得触碰不得侵犯。

    恒河作为印度人的母亲河,当地人仿佛将从生到死的一生时光,都交给了这条大肠杆菌连年超标的河流。他们在这里沐浴,在这里接受洗礼,在这里洗衣服,在这里洗菜,甚至将恒河水灌进瓶子里带回家饮用。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哥们,你洗得还舒服吗?

    每12年分别在恒河畔圣城举行一次的大壶节,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集会。据记载至少有超过一亿的人参加这个印度教最盛大的节日。超过一亿的人在恒河中共同沐浴,排泄,当然他们也刷牙,洗菜,将水装进瓶子里带回家喝。好像每个印度人都有一副神仙赐予的金刚不坏之身似的。要是换作是我,怕是早早去见湿婆了吧。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哼!我有牛!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哥的心里有片海,在哪儿都是夏威夷

    每天晚上,神坛上的祭司们在集体唱完最后一首圣歌时,拥挤的人群陆续开始散去,有的仍然站在神坛下,买了小姑娘手里的河灯,将其放入宽阔的恒河之上,明明灭灭的星点仿佛永恒不变的记忆。最终人们悄无声息地散去,恒河依旧在黑暗的夜色中不动声色地向着前方流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一盏河灯,一个愿望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每晚河祭时拥挤的人潮

    在瓦拉纳西,每一个河坛彼此相连,如果在城中迷失了方向,朝着河坛的方向行走,总归是错不了的,因为在河坛上你永远不会迷路。很多来过瓦拉纳西的人说,这座城市蜿蜒曲折的道路就像人类的大肠,可怕到没有一张地图可以画出这里所有的路,那些曲折的小巷,永远通向未知的地方。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第二次来瓦拉纳西的时候,跟朋友一起去看烧尸,心大的我们还想买瓶啤酒边喝边看。河坛那堆燃烧的火焰里,尸体的一只胳膊耷拉了下来,伸展在木头架子外,火焰顺着胳膊的皮肤,一点点从肩头蔓延至手掌,很快那只从木架子伸出的胳膊就这样被大火吞噬掉了。有时候,如果你仔细观察,你还能看见那些被白布裹着的尸体的头部,尸体的每一个部位像是被人间抛弃掉的老旧零件一样,在大火中熊熊燃烧着,好像在一瞬间就失去了任何作用和意义。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那天游船正好遇见一具恒河浮尸

    我又想起某天坐在Lassi店的石阶上喝酸奶,当地人抬着死去的尸体前往河坛,白色的布上盖满了一串串的鲜花,皮肤黝黑的人们抬着尸体大声嚷嚷着在街道上走过,其他人只是像往常一样,神态自若,我在想,这种景象,大概全世界只有在瓦拉纳西才能看见吧。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尘归尘,土归土,光着来,光着走

    最开始,我还总是端着手中的酸奶跑到店门前站着,好像看热闹的八卦人群一样惊叹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喝着酸奶,看着尸体从你面前经过,真是不可思议。再后来,几乎每天喝酸奶的时候都能看见这样的场景,看得次数多了,也练就了宠辱不惊的本事。再有尸体从眼前抬过的时候,我不再像最开始那样,急匆匆地起身踮脚张望他们会去哪里了。他们去河坛烧尸,而我喝我的Lassi。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第三次来瓦拉纳西,刨去在6月的高温里无限发酵的各种气味,无视掉暴雨时流下河坛的水里混杂着各种牛粪屎尿,那些铺满牛粪的肮脏小巷,喧嚣又尘土飞扬的街道,每当傍晚恒河畔的祭祀歌声响起时,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成为明亮记忆中蝼蚁一般渺小的存在。那些悠扬的歌声,有着穿透时光的魔力,在漆黑河流上方久久的回荡着。那些充满着花瓣香气的拂尘,在温热的空气中久久飘荡着,每每这样的时刻总令我意乱神迷。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印度教中的苦行僧名为Baba。又名Sadu,日食一麻一米。他们认为通过苦修及离欲的生活,可以超脱轮回的生死。当然也有Sadu抽DAMA,据说也有喝屎尿食人尸体的Sadu。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正在抽DAMA的Sadu

    每一天清晨的恒河,教徒们在那充满着大肠杆菌的圣水中沐浴洗礼,他们始终相信恒河水能洗涤掉自己此生所造下的罪孽,始终相信死后可以干干净净地离开尘世。恒河两岸每天都上演着人间悲喜剧,在日出日落的晨光与余晖的交错中,它只是像千百年来它应该有的姿态,就这样沉默地望着芸芸众生。


    多图|瓦拉纳西,众神与众生,圣河与生死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更多关于旅行的故事:

    最近已经从西藏阿里陆路搭车过了新疆,成功抵达兰州啦,旅行已经接近尾声。接下来没有太多的旅行计划,应该是等调研的指南上线,如果没有接到新任务,11月份应该会去海南环岛骑行。如果接到新的指南工作,就会前往新的目的地调研。欢迎关注公众号。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当前:

    豆瓣一刻

    推荐:钢牙哥娱乐深夜畅聊冰箱姐冷笑话

    上一篇:租房必备生活宝物,教你把日子过成想要的样子!

    下一篇:就当我在宇宙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