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偷情者的下场

    离下班还有20分钟,陈先生再也坐不住了。

    家里肯定是不能去了,上周中午和莉莉忍不住回家偷情居然撞上了母亲和那个比自己更小的情人。

    公司对面一家隐蔽巷子的破旧小旅馆也不能去了,那里的野猫叫春声此起彼伏,像连绵不绝的海浪,高频率的呼喊声波严重干扰两人的正常发挥,他甚至一度不能站起来。

    那家房间四周都是水晶吊灯和镜子的豪华情人旅馆更是不能去了,除了手头缺钱,前两天那家旅馆更是刚出过水晶灯尖玻璃掉下来,砸到正在奋斗的客人屁股上,直接进行了免费割礼手术的可怕事故。

    他在电脑上地图里搜索市郊情趣旅馆时,瞬间跳出一堆白花花如馒头和鸡腿般的胸脯和大腿,那个四十多岁仍然未结婚的凶悍女上司恰好从后面经过,他几乎吓的要尿裤子。

    他看了看表,离下班只有5分钟了,马上就要决定地址了,不然的话,莉莉又要嘲笑他没男人样子,什么事都不能果断作出选择。

    他手抖的打开微信,本想问一直“女耕不缀”的花心同事小李,市郊有什么又大又便宜又刺激又没人去的情人旅馆吗?却没想到一激动发到了公司微信群里,在全体同事看他像看动物园里被剃毛的裸体大猩猩的目送下,他从公司里匆匆拿着公文包头落荒而逃。

    来到公司楼下大厅,莉莉已经穿着一身优雅的蓝色制服套装坐在沙发里等候他。

    你那么早就下班啦?陈先生问她。

    恩,是不想看到我吗?莉莉撅撅嘴说。

    怎么会?我们去吃饭吧。陈先生赶紧往公司外走,穿着高跟鞋的莉莉小碎步紧跟在后,但是他们没有牵手。

    他们打车20分钟来到一家常去的隐蔽在一栋小洋房三楼的法国餐馆。

    莉莉一边吃着樱桃酱鹅肝一边笑着问陈先生,今天我们去哪里?上周撞到你母亲实在是太可怕了。

    陈先生放下准备送入口中的黑菌意式饺,叹口气说,她也真是胡来,居然找一个比我还小的,说是模特,像话吗?我也真是没办法,每月工资,你不知道她要剥削我掉我多少,前两天还买了一条爱马仕的丝巾,她那么大年纪还那么爱打扮干吗?真以为那个小模特是看中她的脸吗?

    你那么刻薄干吗?莉莉忍不住说。

    哎,但是她终究是我母亲,我怎么能不养她呢?陈先生摊摊手无奈说。

    莉莉笑,嫌她烦,那你从她的房子里搬出去啊?

    陈先生面露难色,难道我不想搬出去吗?去年看中的一套大宁板块的房子,今年涨成什么样了?都疯特了。合并成静安区,还真以为自己变成上只角了。你又不肯救济救济我。陈先生说着拉住莉莉的手。

    我哪里不想帮你,可我的大头钱都在丈夫哪里管着。他都弄到银行的理财产品里去了。莉莉默默的松开了陈先生的手。

    莉莉心里想,要是告诉陈先生自己已经和丈夫正式离婚了,他们两个人还会有这种时时出来的激情吗?

    按部就班的谈恋爱哪里会有这种偷偷摸摸来的刺激。再说了,有一个丈夫的存在是一个很好的借口,有很多事可以拿出来挡一挡。

    陈先生笑笑说,我有时候会好奇,你丈夫到底长什么样,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从来没看见过他哦?

    莉莉一惊,你发神经啊,看见他干嘛,我们那么小心,他一点都没有发现我们的事啦。

    陈先生看着莉莉的眼睛说,我怕他是黑社会的,怕我有一天我会不知不觉死在他手里。

    莉莉脱了高跟鞋,用脚在桌子底下暧昧的勾陈先生的小腿。她笑笑说,你那么怕死,还学人家偷情?

    怪就怪你那么美,我实在忍不住。一会儿我会好好表现的。陈先生又一次握住了莉莉的手。

    莉莉这次没有松开。

    忽然,一个拿着小提琴,穿着破旧小礼服的十几岁男童走到他们面前,开始演奏起一首帕尔曼的《流浪者之歌》。

    莉莉以为是陈先生给她的惊喜,顿时心花怒放。

    陈先生则一阵茫然。

    演奏完毕,整首曲子伤感的想让人落泪,充满悲凉的气氛,就像小男孩那颗空洞如沼泽般的眼睛。

    小男孩绅士的脱下礼帽,递到陈先生面前。

    莉莉见陈先生呆住,立马从名牌皮包里拿出50元现金丢到帽子里。

    小男孩鞠了一躬,离开前淡淡的说,祝你们幸福。

    餐馆领班急匆匆过来道歉,对不起,最近他常常趁我们不注意溜进来问客人要钱。

    不要紧,他演奏的很美。莉莉还沉醉在刚才悠扬的音乐里。

    那个小男孩是流浪汉吗?陈先生同情的问领班。

    领班似乎已经回答过很多次的无奈说,恩,附近的一个可怜的孤儿,原本一家三口衣食无忧,住在附近的高档公寓里好好的,他父母很怪,精神有点问题,从不和邻居说话,也不允许孩子去上学去接触社会,上周居然一同跳楼自杀了,留下他孤零零一个人,听说他父母都是未成名的作家,还酷爱写诗,大概是写诗写的脑袋坏掉了吧,笑死人了,现在还有人读诗吗?

    我读的!陈先生愤愤不平的说。

    领班见自己说错话,立刻欠欠身退下。

    那你想好我们一会儿去哪里了吗?莉莉见陈先生有些不开心,叉开话题问。

    就在这里。陈先生神秘兮兮的眨了下眼睛。

    这里?莉莉瞪大眼睛,既不敢相信又满怀期待。

    恩,厨房后面一条走廊尽头有一个没人去的储物间,我观察了好久了。那里好黑好黑哦。陈先生坏笑说。

    我怕黑···莉莉撒娇说。

    怕你露出本来的面目?我不怕,尽管来吧。陈先生贪婪的看着莉莉。

    他们吃好买完单,借故上厕所,溜到厨房后面,手拉手兴奋的往那个尽头黑漆漆的储物间慢慢走。

    储物间的门虚掩着,陈先生小心翼翼的打开门,里面黑的像一个远古的山洞。

    灯呢,真的不开灯吗?莉莉在黑暗里摸索着找开关。

    陈先生已经忍不住,紧紧抱住莉莉乱吻起来。

    别急,别急,先摸清这里情况呀。莉莉轻轻推开他。

    摸清这里干嘛?要摸就摸这里。陈先生拉住莉莉的手。

    谁?一声轻轻的呼喊声像一道闪电划过这个黑暗的房间。

    陈先生和莉莉吓的立马分开,想僵尸一样呆在那里。

    灯瞬间亮了起来,一个小男孩从储物间深处走了出来。

    鬼啊,陈先生和莉莉像两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吓的蹦起来。

    是你,莉莉定神一看,居然是刚才那个拉小提琴,穿破旧礼服的男孩。

    你tm在这里吓人干嘛?陈先生愤怒的问。

    你们来这里干嘛?小男孩平静的说。

    我们来这里,来这里···打老鼠!陈先生像一个逃课的小男孩那样紧张的说。

    对,打老鼠,刚才一只老鼠偷走了我的钱包。莉莉红着脸帮腔说。

    哦,你自己看一看是哪一只?小男孩示意地上大大小小各种凌乱的钱包皮包运动包。

    我都说过几次了,不要再偷皮包了,我已经够用了。小男孩叉着腰,生气的转身说。

    你,你跟谁说话?····陈先生颤抖的问。

    老鼠呀,他们现在是我唯一的朋友。小男孩淡然的说。

    你,你现在住在这里?莉莉不敢相信的问。

    恩,这里是我的新家。欢迎你们。小男孩边点头,边打了一个响指。

    忽然间,一个破桌子上掉漆的星空投影仪自动亮起,灯光转动,狭小的房间瞬间变成了一个无限大的浩瀚宇宙。

    哇!太美了。陈先生和莉莉不由自主一阵惊呼。

    你们喜欢读谁的诗,我这里有里尔克《沉重的时刻》,波德莱尔的《恶之花》,但丁的《神曲》,歌德的《浮士德》,惠特曼的····

    抱歉,我知道这些都是宝藏,但我们现在真的没时间读。陈先生打断了小男孩兴致勃勃的推荐。

    那我们不打扰你和你的朋友们了哈,莉莉拉住陈先生的胳膊急切的想离开。

    不再玩会儿吗?小男孩失落的看看他们。

    不,不了,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做。陈先生说。

    哦,大人的事吧。希望你们不要去死哦。小男孩眼睛一动,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说。

    当然不是,我们可是要去创造“生”。陈先生看看莉莉挑了挑眉毛轻浮的说。

    离开储藏室前,陈先生忍不住朝里面轻轻喊了一声,不管怎样,一定要活下去啊!!!

    已经拿起小提琴准备练习的小男孩听到后微笑着像他们挥手告别。

    走廊窗户忽然一阵冷风刮来,储藏室的灯瞬间又灭了,门也自动关上了。

    他们两个跌跌撞撞,几次快要摔倒的逃出餐馆。

    刚才吓死我了,莉莉气喘吁吁的说。

    不是挺刺激的吗?就当是为我们接下来做的事热热身吧。陈先生望望四周,见没人后紧紧搂住了莉莉。

    天快要全黑了,他们走了一会儿,路过一个高中。三三两两最后几名晚归的学生走出学校。

    陈先生灵机一动,不如我们去学校找一个教室怎么样?

    啊?莉莉不作声。

    好怀念的感觉,感觉我们像两个初尝禁果的学生呐。陈先生兴奋的说。

    找一个大的课桌做。他边说,边拉着莉莉往学校里跑。

    对不起,我的孩子脚骨折了,我们来接他。陈先生对门房间值班的门卫说。

    哦,是高二(三)班那个瘦瘦高高的孩子吧,做家长也真是不容易啊。门卫稍微打量了下,就放他们进去了。

    好幸运,看来这里一定是今天最适合我们的偷情圣地。陈先生兴奋的手舞足蹈。

    他们两人走进教学大楼,大多教室几乎都关着门,拉着窗帘。只有零星几间作为补习班的教室还亮着灯。

    他一间间去试那些关门的教室,希望发现能有一间粗心的值日生没有锁上的教室可以潜入。

    在试到二楼第十一间教室的时候,意外的发现门能打开。

    刚转动门把手,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快进来,你们已经迟到了。

    日光灯一下子都打开,刺眼光芒立刻充盈整个教室。

    刚才我们正好在冥想。站在讲台穿香奈儿白色套装,带眼镜的严肃中年女人说。

    你们快坐下吧,别干扰到其他学员。她有点不耐烦的说。

    陈先生和莉莉一头雾水,不知道他们在学什么(夜大学?成人高考补习班?)。

    女人威严的开口说,写作不是你们想写什么就能写什么的。

    陈先生看看周围坐着的,有头发花白的退休大妈,有带一只鸟笼穿唐装的老克拉牙叔,有穿着时髦带钻石手链的富太太门,更有穷酸落魄,一看就没有正当工作的长发文艺青年。

    这是不是一个创意写作课啊,好像最近很流行的,我有一个小姐妹就是戒了麻将在学这个。莉莉轻轻说。

    咦,这个女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陈先生觉得这个女人十分眼熟。

    我想起来,陈先生拉住坐在旁边的莉莉激动说,这不是畅销榜上的著名小说作家姜女士吗?

    那个喜欢用自己照片做封面,每一张都照的像修女的畅销书女作家?莉莉似乎也有印象。

    喂,你们两个不要说话,专心点。前排座位一个富太太回头恶狠狠的瞪他们。

    李太太,你这个小说结局太扯了,你简直是在美化婚外情啊,你这是在纵容偷情,你在是在教别人犯罪啊。难道灵感源自你真实的生活?姜女士手里拿了一堆稿子,似乎要开始逐个批改之前布置的作业了。

    李太太不响,默默摆弄手上的链子,一副很寂寞的样子,大概是被说到了痛处。

    阿原,你这篇结构有问题,太天马行空了,太超现实了,削弱了文章的真实性。我觉得你还是更适合自然主义的写作,从日常里发现共鸣点,不要老是沉迷在你自己的小世界里呀。

    坐在前排的文艺青年直点头。

    柏叔,你这篇也太邪恶了,描写的太入骨了,而且结局男女主角连同配角所有人都死了,这,这,这也太绝望了吧,大家现在日子过的都不容易,喜剧的受众更多,真的没人要看你这种惨绝人寰的故事。

    柏叔若有所思,他旁边那只鸟笼发出一阵刺耳的鸣叫声。大概是养了一只会吃人的鸟。

    你们两个人的稿子呢?姜女士推了推眼镜,终于轮到陈先生和莉莉了。

    我们还在做最后的修改····陈先生吞吞吐吐的回答。

    哎,姜女士叹了一口气。切忌,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上次我就觉得你们写的太投入,有点无法抽离了,主角的情绪已经严重影响你们的行为,希望你们做到每完结一个小说,就在现实里又多活一点点,而不是跟着小说的主人公一同死去。

    陈先生和莉莉听的一同雾水,大概姜女士把他们两人错认成某对写作写的走火入魔的绝望夫妇了吧。

    严肃高冷姜女士又滔滔不绝的讲了20分钟,忽然一个电话袭来,她看了看振动的手机,立刻示意他们可以休息一会儿,她整理了下衣服,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教室。

    等她一离开,陈先生就拉着莉莉借着这个机会离开了这个诡异的教室。

    走廊的灯奇怪的忽明忽暗的闪动着,脚下的地板感觉在蠕动,一切仿佛在预示他们这里将要有可怕的事发生。

    他们几乎狂奔,路过一个厕所时,陈先生放慢脚步,我突然想上厕所,他对身旁的莉莉说。

    你是吓尿了吗?要上出去上,这里那么暗。莉莉拉着他准备往楼下跑。

    听,厕所里有动静。陈先生好奇心又上来,头慢慢往厕所里探。

    别听啦,我们走啦。莉莉一边拉陈先生,一边也忍不住竖起耳朵听。

    陈先生踮起脚尖,往里慢慢走,他一看,吓一跳,昏暗的灯光下,作家姜女士正和一个白发中年男人热吻。

    奇怪的是,那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亮黄色的高中校服,与他的实际年龄十分不搭。

    但姜女士吻他吻的忘情,手在他的校服上乱摸,像是在贪婪的抚摸着一个年轻的躯体。

    他摇摇头,走出厕所。

    等在外面的莉莉轻轻说,怎么了?

    陈先生一副初学者的谦卑口气说,我输了,还是女作家会玩,看来偷情这件事可真是项费神的脑力活。

    他和莉莉一边继续往外跑一边想,怪不得要来这个学校开写作班,是有老相好在这里吧,那个白发的男人是老师?是教导主任?亦或是校···长···?

    跑到门房间的时候,他们放慢脚步,装作什么事都没发声的镇定往外走。

    门卫笑笑对他说,补习班还没结束吗?

    恩,孩子带了便当,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陈先生冷静的回答。

    终于逃出学校,陈先生在路边松懈下来,大口大口喘气。

    今天怎么那么不顺,不如我们各自回家吧。莉莉泄气的说。

    不,我偏不相信,今天我tm一定要找到一个绝妙的偷情圣地。陈先生的脑子正急速运转着。

    他打开手机,查开了下自己所在地,瞬间惊喜的说,咦,原来我们离电视台很近!大禹应该在的吧。

    他拨通了他的演员朋友,大禹的手机号,响了好久也没打通。

    大概在录节目不方便接吧。陈先生对莉莉说。

    大禹?一直上综艺节目的那个喜剧演员大禹?那个常常出其不意搞怪的大禹?他很忙吗?他最近好像有点过气了啊。

    还好吧,可能大家有点看厌了吧。陈先生耸耸肩。

    他来到电视台的一楼前台表示要找大禹。

    前台小姐奇怪的笑了起来,手指指外面说,你没看到他吗?他在街上忙着呢。

    果然,他们听到外面街道上的人群响起热火朝天的起哄欢呼声。

    外面发生了什么?走,我们刚来的时候明明街道上一片安静啊。莉莉已经按耐不住好奇心。

    陈先生急急冲到街上,发现对面楼顶高处打出一道刺眼的强光,正照着路上的一排队伍。

    他拨开人群,冲到最里面看个究竟。

    他惊呆了,他看见一个奇怪的男人冲在队伍最前面,他满脸大胡子却化着妖媚的蓝色眼影,头带一个扎眼的粉色兔女郎发箍,两只巨大而又软软的粉色耳朵可笑的垂在那里,后面跟着一群热闹的乐队伴奏,那个男人伴着音乐像一只被电到的野猩猩那样滑稽的跳着舞,他整个上半身完全赤膊,露出黑乎乎的一片亚马逊丛林般的胸毛,但下半身却穿粉色丝袜,外加一条狂野的豹纹丁字裤,简直不堪入目,但不得不说完全吸引到了整条街的目光。

    陈先生仔细看那个男人,心里不禁感叹,真的是大禹啊,为什么他要这样搞怪,这样愚弄自己啊?

    陈先生恶心的同时却发现旁边的莉莉已经笑弯了腰,再看看四周的人群,个个笑的快要爆炸,仿佛看到了此生见过的最滑稽的事。仿佛这一刻,他们忘记了自己生活里所有不开心,忘记了他们卑微的人生,在彼此的狂欢中,在这一场娱乐至死的审丑中得到了救赎。

    他们纷纷举起相机和手为大禹的可笑举动助威,大禹!大禹!他们挥动着拳头撕心裂肺般高喊着。

    还以大禹不行了,这个装扮真的太搞笑了,太有趣了。

    是啊,他简直是天才,我现在真的爱死他了。

    超级期待他接下来要在电视台亮相的新综艺节目和电影!

    周围的人群纷纷夸的停不下来,看来他们没有忘记大禹,大禹的人气又一次得到了显著的回升。

    新闻采访车一辆辆飞驰过来,记者的眼睛都在发光,似乎找到了一个足以不让观众转台的劲爆大新闻。

    大禹似乎很享受这一切,一边跳舞,一边签名,一边接受媒体采访,这一刻,大禹是神,周围的观众是他最忠实的信徒。

    半小时后,闹剧结束,大禹在保安的护送下进入电视台。外面的人群没有冷静下来,依然疯狂的呼喊着。

    大禹认出了陈先生,让他们穿过保安的阻拦,进入自己的宽敞休息室。

    陈先生一进去就忍不住质问他,你刚才在干嘛?搞怪也有个限度吧。

    李大禹不屑的说,你冷静下。

    过了一会儿大禹点了一根烟一本正经的说,你不懂,这是一个后现代行为艺术,以夸张的喜剧形式阐述在他人面前的伪装和自我认定这两者的矛盾冲突,通过一种巧妙的搭配,赋予其荒诞的精神内核,进而去消解这二元的对立。这场演出的名字叫——“性别之战”。

    陈先生听的一愣一愣,完全不明白。

    而旁边莉莉却一副仰视崇拜的眼神。

    大禹摘下那个抢眼的兔女郎发带,凌乱的头发与汗水交织在一起,显得狼狈不堪。

    他落寞的对过来的电视台领导说,够了吗?

    那个领导笑嘻嘻说,当然可以,简直全城轰动,现在每一个频道都在报道你,都在讨论你。现在他们又会重新爱上你啦!你是喜剧天才,你是搞怪之王,没有人可以替代你。这样一来,大家一定不会再管你之前是“溜过冰”“撒过谎”还是“出过轨”咯。

    哦,大禹费力的脱下那个勒的皮肤已经变紫的紧身丝袜,他茫然的看着陈先生和莉莉说,对了,你们来找我什么事?

    啊!我都快忘了正事了,我能不能借用下你这个休息室,或者随便什么空着的化妆间,只要半小时···

    莉莉突然重重捏了他一下,表示对时间不满意。

    哦,哦,1小时,只要1小时就可以,借我一个房间。陈先生支支吾吾说。

    这个房间暂时不可以,因为我现在想哭一下,你们等会好吗?大禹有气无力的说,仿佛刚才那场演出已经耗尽他所有力气。

    那,那我们先离开吧,你好好休息。我们出去再找找吧····陈先生识趣的拉出莉莉退出房间。

    大禹没事吧,走到外面走廊后,莉莉担心的问。

    哎,我已经见过他那样很多次了,职业病吧,透支自己热情后的反噬。陈先生无奈的说。

    这里好多房间啊,一定会有一个空着的在等我们的。陈先生转换话题。

    今晚经历了那么多荒唐的事,他仍然没忘记他的偷情正事。

    他们两个小心翼翼摸索,兜兜转转来到最顶层。

    莉莉摸到一个房间的门没锁,兴奋的叫陈先生过来。

    两个人兴奋的蹑手蹑脚进了房间,心简直要跳出来。

    借着手机的蓝光,他们发现这个狭小的房间好像是个厕所。

    算了,就在这里吧,反正我们做的事本来就见不得光,是肮脏下流的。陈先生暗暗叹气。

    他注意到厕所里有个大的反常的马桶,下面好像有什么特别的机关。他心里想难道这是属于大明星专用的卫生间,难道大明星的生理构造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需要一个这么大的马桶?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陈先生憋了一个晚上,已经按捺不住体内的激情。

    他对莉莉坏笑说,做好准备,我一会儿就让你快乐的上天哦。

    他一屁股坐在盖着盖子的大马桶上,利索的拉莉莉坐在他身上。

    两个人开始忘我的拥吻起来。

    等等,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倒计时的滴滴声。陈先生刚准备解开裤子,非常不安的说。

    什么!我刚刚才坐上来,你就要结束了!莉莉失望的说。

    不是我啦,我好像真的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陈先生开始有点焦虑。

    莉莉停下扭动的身体仔细听,咦,好像真的有滴滴的声音啊。

    突然砰的一声,灯亮起,狭小房间四周的墙壁突然扇子般的打开,变成了一个舞台。

    陈先生发现周围居然黑压压坐满了观众,他们的脸上都露出贪婪又意犹未尽的神态。

    欢迎大家来到“突击,人类最私密的观察!”节目直播现场,今天为大家辛苦捕捉到,现场直播的是一对偷情的男女。

    一个穿白色西装的主持人伴随着一阵欢快的音乐出场。

    陈先生和莉莉已经吓的呆住,继续保持着那个猥琐的姿势。

    突然两个工作人员微笑上前,为他们两个人背上两个黑色小包,并启动马桶上固定住陈先生屁股的开关。

    只能冲到几十米的高度,我们已经在地上铺上厚厚的垫子,不过掉下来的时候,还是要记得打开这个降落伞。尽量表现的惊恐一点哦,钱已经打进你们的账户了。主持人走到陈先生旁轻轻说。

    陈先生突然意识到,他们两个人进错了房间,被错认成演出另一场荒诞大戏的演员了。

    放我下来,快放我们下来。陈先生慌张的发抖说。

    莉莉已经被吓的一动不动,依然瘫坐在陈先生身上。

    大家看,这就是偷情的人被逮到的狼狈面孔。大家说,我们要不要惩罚他们?主持人高声喊道。

    惩罚!惩罚!惩罚!观众们已经被点燃了热情,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天花板像高级敞篷跑车那样,已经自动整个收了起来,慢慢移动出一块巨大的敞开区域,今夜的天气不错,观众可以清晰的看到天空的星辰。

    好,让我们倒计时,5,4,3,2,1,主持人兴奋的带着观众一起倒数。

    嘭的一声巨响,陈先生和莉莉坐着的马桶底座开始喷涌燃烧,火箭炮的巨大能量瞬间咆哮着带他们两人飞出了这个房间。

    陈先生听到观众发出如核爆般的欢呼雀跃声,他们在道德高处,在无比“正义”的惩罚里得到巨大的满足。

    虽然前面的偷情都因为各种突然发生的奇怪事失败了,但这一次陈先生和莉莉幸运的在全国电视观众的高潮下,在荒诞无比的直播偷情里终于成功的上了天。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当前:

    豆瓣一刻

    推荐:钢牙哥娱乐深夜畅聊冰箱姐冷笑话

    上一篇:洗洗睡|哪有什么城市的背面

    下一篇:海豹漫画|王者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