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影视剧《大宋提刑官》

    著名美剧《犯罪现场调查》(CSI)热播一时,据说甚至成了一些国家刑侦专业的教学片。在某一集中,编剧借用角色之口,讲了这样一个发生在中国南宋的故事:

    办案人员在路边发现一具尸体,被镰刀砍了十几刀,血槽已空。论当时治安环境,基本谈不上什么“岁月静好”,因此起初怀疑是被强盗杀死的。一个“敬业”的强盗,肯定得把尸体的装备顺走,但钱和衣物都在,显然“强盗”很业余。于是办案人员做出判断:必定是仇杀。死者同谁结仇,通常只有亲近者才知道。办案人员讯问了死者之妻,从她那里得知:死者素来是个良民,只是有某甲管他借钱,被他拒绝,某甲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而已,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办案人员据此,默默锁定了嫌疑犯。他让附近居民交出家中所有镰刀,一共收了七八十把,统统摆在地上。当时正值盛夏,苍蝇聚集在其中一把镰刀上,停留不去。刀的主人正是某甲!苍蝇嗜血,这把镰刀杀人后血腥气仍在,导致苍蝇聚集,而其他镰刀则无此状况,办案人员据此推断,这把镰刀的主人曾经杀人。在证据面前,杀人者低头认罪。

    故事以一句“800年前,宋慈,开辟了实证推理的先河”作结。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罪案剧神存在:《犯罪现场调查》

    这位连歪果仁们都承认是世界法医学老祖宗的宋慈,我们肯定并不陌生。不过多半,也是从连续剧《大宋提刑官》或《洗冤录》中认识他的。艺术创作对宋慈形象的定位,偏差颇大。

    翻阅史料,我发现,宋慈的大半辈子,都是在和两件事打交道:带兵打仗,治理民政。后世有人将他比作辛弃疾,比较贴切。宋慈虽不是放下刀剑,就能写一手漂亮文章,但他少时从学朱熹的弟子吴稚,并得到同窗多位名士指教,后进太学念书,学养肯定不差。

    朱熹何许人也?理学大师。他的弟子是啥风格,小伙伴们也就秒懂了。包括后来宋慈在“国立大学”跟博导真德秀做课题,也是理学方向。老师们对宋慈非常欣赏,各种倾心传授,使得宋慈深受理学“主敬”、“穷理”治学思想的影响,确立了自己“精审”的治学态度。

    翻译过来,就是:“轴”,或者“认死理”……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宋慈画像

    宋慈治理民生,和他带兵打仗一样有能力。他在福建省长汀县当县长时,发现食盐价格奇贵,百姓怨声载道。宋慈就设法从其他地方买进食盐,直接卖给老百姓。此举既节省成本,又让老百姓少受盘剥,百姓自然纷纷点赞。后来宋慈到剑州做官。正值荒年,粮价暴涨,豪门囤货居奇。他就把百姓分为五等户,让最富的开仓放粮,次富的缴半数存粮用来救济,对赤贫户则给予完全救济。荒年平稳度过。百姓尽管仍旧一堆点赞,但被“吃大户”的可就不高兴了,就中不乏难缠者,给宋慈穿了一堆小鞋。于是第二年,宋慈就被调任提点广东刑狱。这个职位有点类似今天的省高院刑事审判庭庭长,而且专审人命官司。

    所以宋慈,只是因为办事太过认真负责,在南宋王朝不懂为官之道,才成为“法医”的。那一年,宋慈已经年过五十了。

    提点某省刑狱,意味着宋慈远离了大多数文人赖以进身的快速上升通道。每天与他相对的,就只剩下一桩桩命案。听上去凄凉,但宋慈却没说过什么抱怨时运不济、才志难伸的话。这也是我很佩服宋慈的一个地方:岗位变了,境遇变了,但始终不变的,是宋慈奉公敬职的工作态度。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宋慈墓,坐落在福建省建阳市崇雒乡昌茂村旁。中国法医学会学者、专家曾多次到此祭祀宋慈,并立碑为记,碑文曰:“业绩垂千古,洗冤传五洲”。

    在讲求逢迎的封建官场,宋慈的“认死理”和“轴”,绝对是劣势;可在需要实干、耐心和严谨的审判庭上,宋慈的性格不但不是劣势,反而成了大大的优势。

    人,一旦放对位置,而他本身又有良好的品质,就会迸发出前所未有的能量。

    宋慈的办案效率和质量,如果宋朝也有法官入额制,那绝对是要入额的。广东到任仅8个月,他就清理了大批冤假错案,解救了2000多名被陷害冤屈的死囚。

    面对昭雪的各种冤案,宋慈陷入了森森的蛋疼和忧桑。他发现大部分冤案,都是自己那些前任猪队友搞下的。

    宋慈自己说过,杀头是最重的刑罚,要定人杀头之罪,初发案情如何就很重要,它的重点,全系于原尸检验上。而前任们,属于官老爷做派,死尸又脏又臭又晦气,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想亲自验看,验尸全都委托吏役和仵作操作——那么结果如何,大家懂的。这帮人正常出错,都是给面子,严重点搞些贪赃枉法,冤狱就出现了。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洗冤集录》序

    鉴于此,宋慈就非常重视命案现场勘验,以及对死者尸体鉴定知识经验的积累和研究。一旦发现书籍里有这方面的小贴士,他就立刻抄录在案。此外,他还经常同医生仵作进行工作交流。发生新命案,宋慈必定亲自出现场,从头至尾注视手下人的操作,不放过一丝疑点。重大案件,他更是审而又审,与专业人士反复切磋探讨,并将经验所得一一记录、整理。

    于是,我们才有了这本得以在世界法医学领域,傲视群雄的《洗冤集录》。书成时,距离宋慈去世,还有两年。《洗冤集录》被宋理宗颁行全国,直至清末,都是作为权威教科书,由官方配发给勘验者。

    对尸体的检验,远溯至春秋战国,一直被重视。宋慈不过是将上千年间前人的经验,做了一番集大成的总结。为何他在历史上的地位却比其他人独特呢?我认为,这是因为《洗冤集录》不但总结了方法,还反映了宋慈的思想。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汉代画像砖上的验尸官员

    第一,《洗冤集录》传达出“慎刑”的理念。

    我们先看个书中案例。

    有名小童被杀害。案件报官时,距离案发已经很长时间了。凶手没费什么功夫就被逮住,并且招供说,他为了抢东西,顺势把小童推下河。按说有了这种口供,一些官员就会选择结案。但宋慈没有满足,坚持要勘验尸体。后来尸体于下游被找到,只剩下一副骨头架子,身份难以认定。宋慈反复查阅案卷,发现小童的哥哥说,弟弟长有龟胸且身材矮小。核对骸骨,果然有这些特征,他方才给嫌疑犯定罪。

    这就是宋慈的“慎刑”——即:谨慎定罪。这也是南宋官府查案的大原则。人命案中,证据要居首位。什么算有效证据呢?不是口供,而是凶器和尸体。要给凶手定罪,二者缺一不可。尸体检验,一定要有致命伤,否则就只能列为疑案。宋慈的著作,将“慎刑”思想贯彻始终。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古代尸体的检验人员。负责检验男尸的为“仵作”,负责检验女尸的是接生婆,也叫“稳婆”。他们地位低贱,其中却有很多人身怀绝技。

    第二,他对出色的检验官,提出了严格的要求。

    照例,还是案例先行。

    宋慈某日在已结案的卷牍中,看到一桩自杀命案,死者是庄稼汉。宋慈立刻警觉起来。以常理推之,劳作终日的人,如果不是有非死不可的遭遇,很少自杀。且案卷中没有记载自杀原因。宋慈做出一个大胆决定:开棺验尸。

    据仵作说法,死者系刨腹自杀,案发后,刀子在死者手上,并非紧握。且宋慈发现死者腹部伤口进刀轻,出刀重。这与真实刨腹的进刀重,出刀轻,完全相反。他更加认定其中必有曲折。通过对死者邻居亲友的探访,宋慈终于揭发出这件命案的真相。

    原来地方上有个名叫吴良的官二代,贪酒好色,胡作非为,而且“上头有人”。某日他看到庄稼汉的新婚妻子,意图染指,就指使管家设计将庄稼汉害死,伪装成自杀,掳走新妇。命案的草草了结,也是吴良上下打点的结果。案件在宋慈的细心勘验下,水落石出。最终坏人被治罪抵命,此案轰动一时,赢得当地民众一片点赞。

    庄稼汉案例的昭雪,源于对第一个疑点的大胆推测,这是建立在丰富的阅历和敏锐的眼光上的。如果宋慈不了解民间疾苦,不懂得将常识同案件相联系,那么所有勘验技巧,即使再高明,也没有丝毫用处。宋慈认为,要成为一个合格、出色的检验官,至少得两方面达标:一是对尸体和伤情的勘验水准;二是办案人员的综合素质。且后者更为要紧。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伦勃朗的油画名作,《蒂尔普医生的解剖课》。西方法医学比古代中国发端晚,有一种说法是教皇禁止剖尸体。西方神学统御的力量,超过了东方的宗法。直到17世纪,解剖在西方都是惊世骇俗之举。

    第三,用科学的验尸手段,挑战愚昧习俗。

    宋慈最大胆的表现,是他对待尸体科学的态度。宋慈是理学出身,按照理学“视、听、言、动非礼不为”、“内无妄思,外无妄动”的教条,在检验尸体时,都要把隐秘部位遮盖起来,以免有“妄思”、“妄动”之嫌。宋慈出于检验需要,居然大胆革了他老师们的命。

    宋慈命令检验官们,绝对不能遮住隐秘部位。而且所有孔窍,必须细细查验。这不是没有原因的,当时一些犯罪分子正是抓住了伦理的软肋,将针、刀这些致命异物,插入“禁区”,从而杀害人命。而且他特意指出,为妇女验尸,一定要抬到光明平稳的地方。如果死者是富家使女,这时候会牵扯到这个家族的名声,此时更要把尸体抬到大路上进行检验。所有人都看见了,什么嫌疑丑闻也就烟消云散了。

    如此检验尸体,在当时的理学家看来,未免太邪乎。但这对查清案情,防止相关人员利用伦理观念掩盖案件真相,是非常必要的。在道统,和实际之间,宋慈毅然选择了后者,他用自己的行为和科学著作,提倡求实求真的唯物思想,很值得敬佩。

    《洗冤集录》中,有关尸体检验的方法很多,许多经验即使在今天,都仍在被使用着。《洗冤集录》更是一本“死亡大全”,里面各种各样的死法,实在令人瞠目结舌,但也反映出宋慈对工作的认真态度,和对事实的尊重。


    写写神探李昌钰的“启蒙老师”

    李昌钰,著名刑事鉴识专家,他鉴识过许多全球重大案件,如肯尼迪总统被杀案、尼克松“水门事件”,克林顿桃色案、“911事件”、美国橄榄球明星辛普森杀妻案、吕秀莲“3·19枪击案”等。

    但这在此文中,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宋慈的一生,究竟为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

    宋慈在晚年,就是一个普通小老头的形象。他为官清廉,生活朴实,没什么嗜好,只喜欢安安静静当个书奴字痴。偶尔,还喜欢刻个图章神马的。

    宋慈一定不知道自己后世有着许许多多粉丝,比如说,《洗冤集录》被翻译成多国文字,成为世界范围内的法医学名著;比如说,这本书是当代无数法医的启蒙教材;比如说,他的真真假假的故事已经屡次被搬上银幕,让他成为同包青天、狄仁杰比肩的古代“神探”……

    宋慈也一定不知道,美国警界职位最高的亚裔人士,神探李昌钰,在童年时期,就将《洗冤集录》当作枕边书,夜里背着母亲偷看,一如今天的孩子们看《福尔摩斯探案集》一样津津有味。

    相对于浩淼的历史长河,个人,是渺小的。

    但若能将一份笃定和坚持,运用到极致,即使跨越时空,也一定会有人与你并肩同行。

    — END —

    我的个人空间“大燕威王府”,欢迎各位朋友来坐坐~

    查看原文  © 版权属于作者  商业转载联系作者

    当前:

    豆瓣一刻

    推荐:钢牙哥娱乐深夜畅聊冰箱姐冷笑话

    上一篇:对儿童色情,应该,绝对,无条件地,零。容。忍。

    下一篇:生于西藏唐卡世家是种怎样的人生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