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在被人冒名顶替上大学14年后,34岁的王娜娜开始了“高三”式的备考生活,尽管被替换的这些年无法重来,但她还是执拗地要再试一次。图为每当聊起这件事,王娜娜总会忍不住落泪:“啥坑都能过去,就这过不去,一提起上学,就掉眼泪。我本来是个成天都爱笑的人,唯独这件事,我笑不出来啊。”郝文辉/摄(本栏目由华夏银行特约)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2015年,王娜娜在银行申请办理大额信用卡时,意外发现自己的学历信息被人顶替。12年前,有人用她的名字走进了她考上的大学——周口职业技术学院。而十几年的人生,也被人冒名顶替了。这一发现,使她的生活再难平静。整整一年,她都在维权和噩梦中度过,在家吃饭时,也不忘看看新闻,关注一下时事变化。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王娜娜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一度成为媒体和舆论的焦点。在舆论聚焦下,冒名顶替者“假王娜娜”张莹莹的学历被注销,这条“造假链条”上的相关人员受到相应的处理:3人被移交司法机关,9名涉案人被处分。2017年5月,媒体关注的目光早已散去,围绕王娜娜所引发的舆论也已“平息”,但她依然在争取自己上学权利的路上奔波。图为2016年某英文报纸刊登王娜娜的相关新闻。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2016年12月1日,距离王娜娜给周口职业技术学院打第一个电话,已过去一年零七天的时间了。但经过一年的努力和折腾,她仍然没能拿回自己丢掉的本科学籍,而张莹莹一家,也从未向她正式道歉过。王娜娜只跟张莹莹通过一次电话,对方的这句话成了她的一个心结:“一个破学校你折腾啥,就算你考上了,也不一定能当老师”。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王娜娜决定不再等候“虚无缥缈的官方回应”,开始重拾陌生的高中课本,加入2017年的高考大军,用自己的方式去拿回失去的东西。“如果不想着高考,不想着恢复本来就属于自己的权利,那这件事就会永远画上句号。”图为2016年12月2日,在洛阳某学校高考报名点,王娜娜站在一群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孩子当中,排队等待报名。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但重新参加高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14年里,数学公式和地理洋流走向图都没变,她却变成了妻子、母亲、广告店店主。当孩子、工作、家庭与高考一并涌入生活时,王娜娜再也无法找回14年前专心备考的状态,时间、精力、专注度以及记忆力,对她而言都是很大的挑战。图为广告门店的电脑桌后,王娜娜在墙上贴满了自己整理的文综内容复习资料。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王娜娜和丈夫在洛阳经营着一家广告设计店,自从冒名顶替事件被发现后,王娜娜的心思就不在挣钱上了,“原本有5个员工,都给辞退了。”但丈夫一直全力支持她参加高考,一个人扛起了店里的生意,尽量给王娜娜多争取一些时间看书复习。图为2017年5月10日,桌上放着仍在播放的网络课程,王娜娜和丈夫在店里打盹休息。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而接送照顾孩子的任务,王娜娜避不开。每天早上六点起床,送孩子上学,上午看店,下午复习,接孩子放学……夜里12点钟后睡觉,这是现在王娜娜一天的生活工作安排。每次去复习的时候,儿子经常哭个不停。王娜娜说,有时她也怀疑自己去高考的意义,这让她十分纠结。图为2016年12月1日,王娜娜接孩子放学回家。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大女儿平时住在爷爷奶奶家,每周末回来一次,“妈妈,你要累死我爸爸啊,现在我们都不挣钱,都靠爸爸挣钱”,敏感的女儿觉察到,现在妈妈更多地待在了家里。而女儿写作业的书房,半年来一直被王娜娜征用。图为王娜娜在女儿的卧室看书复习。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三岁的儿子不知道妈妈在做什么,却习惯了陪妈妈读书的状态。王娜娜说,更多时候,自己在看书,儿子都会悄悄进入书房,看看妈妈,然后自己跑到客厅玩。图为广告店里,儿子要看动画片,王娜娜拗不过,在另外一边背英语单词。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2017年5月10日,王娜娜在店里叫了外卖,边吃饭边看网课学习。红色的手机支撑架本来落在了家里,没想到三岁的儿子竟然帮她收进了包里带了过来。“我一打开手机,儿子就给我找放手机的夹子,还有我的试卷,他会特意给我收起来,怕妈妈找不到。”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为了备战高考,王娜娜花了几千元在网上买了网课,随时随地用手机观看教学视频,甚至在家做饭时,也会边炒菜边听课。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她也曾尝试过去学校补课学习,但在一群比自己小十多岁孩子的眼神里,她觉得局促不安。上第一堂课时,王娜娜就流泪了,她想起了自己上学时的场景;看到中午有家长给孩子送到校门口的饭菜,她又想起小时候奶奶给她送的烙饼。“心里乱,反而静不下来。”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在家中看之前买的网络教材。图为2017年5月12日,王娜娜呆在家中复习,上午煮熟的鸡蛋掉到了地上,她捡起之后放在桌上,一晃就过了一整天。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王娜娜还被人拉到了“大学毕业生重新高考群”,但面对这些并不在同一个“起跑线”的队友,王娜娜觉得“压力山大”,“他们很多人都是不满意当年的高考分数,想刷分考更好学校的,可是我不一样啊。”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王娜娜的周末是最忙碌的,除了早上送女儿去特长班学习,下午带着两个孩子在家玩耍之外,她还需要把女儿在爷爷家一周换洗的衣服都洗干净,再争取一些时间来看书复习。如果丈夫在店里顾不上的活,她还得帮着去打点一下。王娜娜知道离高考没剩几天时间了,恨不得自己能分身做事。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周末还是要陪孩子,我舍不得他们。”王娜娜说。“以前总顾着挣钱,现在这件事让我看到了教育孩子的重要性。我的两个孩子都是在童年教育最重要的阶段,我是想去大学,但不能因为弥补这个遗憾,再多出新的遗憾。成功可能并没有成长重要。”图为王娜娜在家陪女儿玩游戏,她禁不住感慨女儿的记忆力:“那么长的儿歌,她看两遍就会背了,我却根本记不住东西。太难了。”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5月14日下午3点半,孩子们在身边玩耍,但正在看复习资料的王娜娜困意来袭,在沙发上打了个盹。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一个小时后,从困倦中醒来的她洗了把脸,准备继续看书。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卫生间的马桶上放着一本“总复习大纲语文部分”,忙碌的日子里,王娜娜家里到处可见这样的复习资料。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晚上9点半,王娜娜耐心地给儿子讲他百听不厌的“晚安故事”,直到儿子睡着,她才再次回到房间复习。直到夜里12点多,困得看不进去了,才收拾睡觉。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但是,她的努力反而让别人无法理解,身边的人几乎都在劝她放弃。王娜娜的母亲说,“你这是对孩子对家庭不负责任。那个父母不会为孩子舍弃一些东西?”年初回老家的时候,也有邻居和朋友来找她借钱:“你不是要了两百万么?”但其实她一分赔偿都没拿到,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从来不是赔钱的事。图为王娜娜家里的阳台上放着一大盒花生,花生下还压着满满一袋面粉。这些都是王娜娜上次回老家,母亲为她带的。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客户每次看到她在看英语书,也会说她“一把年纪了不好好工作,还看英语有啥意思啊?脑子进水了?”身边的朋友更是不解,“我一个朋友听说后,直接骂我疯了,说我不务正业,劝我不要往墙上撞,这么大年纪了还做什么梦,我说你们不懂。”图为王娜娜在店里学习网课。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对于参加高考,王娜娜其实有着自己的想法。她觉得上学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孩子,“现在在教育孩子的时候,往往感觉力不从心,不知道怎样才能正确引导孩子。”如今女儿和儿子看到她在备考,也会跟着在旁边一起看书,这是她心中最欣慰的一件事。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2017年5月14日是母亲节,女儿提前在学校给王娜娜画了一幅画:“妈妈辛苦了,母亲节快乐。”这一天,王娜娜把这幅画拿出来,贴到了女儿卧室。作为一个母亲,家庭的负担有时候让王娜娜觉得踏实和幸福,她十分珍爱现在的家庭环境。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维权的这两年,王娜娜对很多事情都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坚持。夫妻两人的广告店,有时会遇到一些拿着别人的证书来扫描甚至ps的,“无论多高的价钱,我们都不做”,王娜娜说,“我再也不想有我这样的事情发生。”图为2017年5月11日,王娜娜在店门口,把做好的物料送到客户车里。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2017年5月16日,王娜娜在家里复习的时候,家里人来了电话并和她发生了争吵,“你好好做生意啊,还折腾啥啊?”打完电话,她坐在地上擦拭眼泪。对王娜娜来说,这一路上最难的就是“兼顾”,妈妈、工作、学习,她挣扎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得圆自己的梦,还得强颜欢笑,承担外界施加给她的所有不公平。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对于维权,她还在继续。王娜娜说,高二时候姥姥曾送她一本圣经,让她以后去上神学院。但高中三年来,她都不敢从宿舍拿出那本圣经。如今的各种曲折,让她感觉这是主的惩罚。“可能是主不让我上学吧,第一年错过了通知书,第二年被人替了,到底这个世界我要相信我自己还是神?”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王娜娜深知,现在的自己再也回不去当年。所以对于今年高考成绩的期待,她也有所保留:“就算考不了高分,我也接受,能考几分考几分吧。至少备考过程中,我努力了,就算不成功我也对得起自己,大不了十年后跟女儿一起高考。”图为2017年6月8日,洛阳市第八中学考点,低调赴考的王娜娜在这支高考大军中,走向她的圆梦战场。

    《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当前:

    在人间

    推荐:中国人的一天活着FUN来了

    上一篇:《在人间》第117期:在农村长大

    下一篇:《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