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今年,是湖南女孩童玉婷“港漂”的第三年。读书、创业、工作,研究生毕业不到两年,26岁的她年收入已超过大多数同龄人。二马士/摄(本栏目由华夏银行特约)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2014年8月,童玉婷从武汉大学毕业后到香港大学读研究生。初到香港,童玉婷也有过种种不适应,但对她而言,喜欢香港的一个原因是这里制度完善,“任何事情都有一套成熟的规则,只要按照规则踏踏实实去做,最终结局都会善待你。就像我们平时乘坐出租车一样,大家都遵守秩序排队,而且尊重彼此的身体空间。”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不过作为一个“湘妹子”,饮食差异一直让童玉婷深感不适。2015年3月,童玉婷遇到了一拍即合的合伙人郭舒之后,便开始下定决心开一个湘菜馆。半年后, “Spicy girl香湘辣妹”在香港红磡开业。图为2017年4月24日,童玉婷和餐馆大厨以及员工在店里吃晚餐。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创业初期,童玉婷身兼数职,大到选址、装修、品牌推广,小到买菜、收银、上菜,事无巨细她都亲自上阵。“香港跟内地不一样,员工只会各司其职,要员工干别的事情就要多付一份钱,自己来就能省点人力成本。”童玉婷说。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湘菜馆开张后,生意异常火爆,门口常常出现排队的现象,“投入的300万元现在也即将回本”。如今的“辣妹”已经成为年轻一代港漂聚会的地点,很多港漂的婚宴、年会、同学会都选在这里。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随着生意越来越好,餐馆的员工也从最初的五六名增加到了十多名。除了一名印度洗碗工以外,其余的员工均是来自内地的“新移民”。“倒不是刻意招新移民,可能我们主要传播的就是湘菜文化,香港的内地人会更了解。”童玉婷说。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外人看来,童玉婷顶着“美女学霸”、“高知老板”的头衔,从湖南到香港,看起来一帆风顺,但过程的艰辛只有她自己知道,餐馆出现一点问题童玉婷都亲力亲为。这天,餐厅的水管出现问题,童玉婷凌晨1点多找来师傅重新施工,疲惫的她忍不住哈欠连天。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开张近两年,童玉婷通过餐馆结识了越来越多的朋友,“港人和港漂在顾客中各占一半吧,但因为思维方式、生活习惯的不同,真正的港人朋友确实很少,就跟全世界的新移民一样,这种改变可能需要一代到两代人。”图为4月23日,童玉婷的一名新移民朋友带着孩子来餐厅就餐。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童玉婷在香港创业后,妹妹童玉媛2016年也赴港攻读本科。父母在姐妹俩很小的时候就外出务工,童玉婷自小就懂得照顾妹妹,两人感情一直很好。4月22日,童玉婷约了一位客户谈合作事宜,顺便约妹妹一起逛街。刚刚给下属做完培训的她见到妹妹时疲惫地打起了哈欠。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童玉婷带着妹妹拜访了这名客户,“虽然她还在上大学,但香港的校园和社会都很注重实践,多带她见见对她尽快融入香港的节奏和文化都有好处。”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晚上,两人在等待“辣妹”员工下班来聚餐时,疲劳的童玉婷靠在妹妹肩膀上休息。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在童玉婷眼里,餐厅员工更像是家人,因此工作不忙时她总会组织大家聚餐、外出游玩。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餐厅步入正轨后,童玉婷觉得人生应该开始新的阶段和方向,于是又找到一份金融保险的工作。童玉婷说:“其实在香港一个人做两份工很正常,众所周知,香港的生存压力很大。”图为童玉婷在家整理公司组织拍摄的工作艺术照。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新工作开始后,童玉婷比以前更加繁忙,虽然公司距离家并不算太远,但她总是很早就起床梳洗准备,“节奏虽然快,但过得很充实,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尚未出门,童玉婷就已经接到同事的语音信息,开始布置一天的工作。虽然童玉婷的普通话带有湖南口音,但来港快三年的她已经能用流利的广东话与人交流。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在去见客户的路上,童玉婷抓紧时间补了一下妆容。对于外人评价的“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要靠实力”,童玉婷只是笑称:“良好的仪容既是对自己和别人的尊重,也是现代文明的基本要求,外表重要但并不能成为偷懒的借口。”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路上突然下起雨,童玉婷一路低头快速前行,“这就是香港,永远是机会伴着风雨,要走下去就不能躲在屋檐下等雨停。”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由于工作业绩突出,童玉婷仅一年就在同事中脱颖而出,晋升为业务经理并开始带领自己的团队。保险工作加班是常态,童玉婷经常夜里九、十点还在给下属进行业务培训和布置工作。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童玉婷的港漂身份和开餐馆的经历让她拥有了不少内地关系网。虽然才工作一年,但童玉婷的这份工作薪水已经达到几十万港币,再加上业绩提成,收入已算“可观”。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忙完公司工作再回餐馆处理事务已成童玉婷的生活常态。虽然餐馆一般10点多打烊,但有时童玉婷也会忙到一两点才关门回家,不放心的父亲会一直陪伴着女儿直到处理完当天所有的事情。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凌晨2点多,童玉婷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很喜欢夜深的香港:“静谧却处处充满了生活的气息,看着这些紧闭的大门和熄灯的高楼,给人很多思考的空间,因为天亮了又将是一番生机勃勃,这样想想一天的劳累才有希望。”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长期繁忙的工作和不充足的睡眠导致童玉婷的身体逐渐出现亚健康状态,每次体检童玉婷其实都很紧张。“我知道自己作息不规律,休息不够,但年轻不奋斗什么时候努力。”明显感觉身体状况不理想的童玉婷现在还找了中医开了些中药调理身体。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不工作时,童玉婷也会去附近健身房跑步、做瑜伽、练拳击。“之前在健身房办了一张卡,但跟大多数人一样,办卡后就基本没有然后了。”童玉婷笑称。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2016年下半年,童玉婷的父母经常来港陪伴女儿。一家人租住在红磡一幢老楼里,位置不算太偏,200多平米租金每个月2万多元。只要童玉婷在家,母亲都会给她做家乡菜,童玉婷最爱母亲做的手撕鸡。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童玉婷的男友在内地工作,她每三个月就要去看望他一次,“工作身份原因他不能来这,只能我去看他,每次得飞5、6个小时,也算是甜蜜的负担吧。”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如今,童玉婷家附近的房屋均价已经达到了每平方米十多万港元,但童玉婷说买房并不是她在香港奋斗的终极目标,“虽然人生理想离开财富可能是空谈,但理想并不能用财富衡量。希望三十岁时我能有幸福的家庭和稳定的事业,到了四十岁可以跟家人一起环游世界。”图为4月26日,童玉婷一家四口在出租房里的合影。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2017年4月24日,童玉婷在维多利亚港自拍。在她看来,香港就是她梦想出发的港口。

    《在人间》第119期:“漂”在香港的日子

    当前:

    在人间

    推荐:中国人的一天活着FUN来了

    上一篇:《在人间》第118期:被顶替者王娜娜的“高三”

    下一篇:《在人间》第120期:留在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