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湖南岳阳娃娃塘菜市场,宁太平发现一名疑似小偷的男子,他迅速躲到篷布后面,举起摄像机准备取证。今年45岁的宁太平从事义务反扒工作已有8年时间,抓获扒手七八百人。他说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岳阳无贼”。杨抒怀 吴蔚/摄(本栏目由华夏银行特约)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8年前,宁太平的前妻生病住院,他带着做小本生意赚来的3000元辛苦钱准备去医院交费,结果路上被小偷全部偷走。从那以后,宁太平就非常痛恨小偷,开始了8年甚至更久的反扒行动。在当地,宁太平抓贼的名气家喻户晓,很多人遭遇小偷后都会给他打电话求助。图为2017年7月25日,宁太平正拿着手机联系一名受害者。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打完电话,宁太平来到岳阳吕仙亭派出所,获得许可后,他和警察一起调看监控。可是两人坐在一起看了近2个小时,也没有找到线索。所里的警察和宁太平很熟,也非常支持他反扒。每次行动之前,宁太平总要先用DV机拍到小偷行窃的过程作为证据,再和警察一起进行抓捕。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为了了解更多信息,警察开车带着宁太平找到了受害者应娭毑(注:湘方言,对老年妇女的尊称),询问她事发当天的情况。应娭毑说被偷了几百块钱,但其实自己也没有发现,是一起去买菜的王娭毑发现的。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王娭毑和应娭毑住在同一个小区,她说那天两人一起去买菜,发现有人偷钱,当时也不敢做声。说起要王娭毑作证时,她显得有些犹豫。宁太平说:“没有证据是最麻烦的,很多人害怕有危险,不会因为丢了一点小钱站出来作证。”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和应娭毑确定被偷的时间后,宁太平和警察一起返回派出所,调取当天的监控进行排查,几个小时后,终于看见了小偷行窃的过程。监控上清晰地显示,在7月20日8点24分,应娭毑一个人在菜市场买菜,两个小偷跟在后面,一个打掩护,另一个紧跟应娭毑,从左边伸出镊子作案。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宁太平决定去市场寻找线索,他询问事发现场附近的摊贩和店主对小偷有没有印象,但是一无所获。晚上,宁太平在巡街时碰到了自己的搭档老张,两人随后在路边摊喝酒。老张以前在巡逻队工作,他很支持宁太平,还经常一起抓小偷,现在虽然调离了岗位,但二人依然是兄弟交情。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宁太平的腿上有一条伤疤,这是几年前在抓小偷时,被小偷用刀砍伤留下的。除了受伤,宁太平也遭遇过打击报复。2013年,他想要抓捕一个大概有七八名成员的小偷团伙,这个团伙长期混迹在岳阳火车站周边。宁太平蹲守一个多月抓住了三名小偷,还有几个成为漏网之鱼,其中两个小偷就回来报复他,在背后将他打晕在地,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流了很多血,也没人来救他,只能自己给派出所打电话,最后是警察过来将他送往医院救治。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第二天早上,宁太平开着自己的二手桑塔纳又来到了菜市场。室外40℃的高温,即使开了空调,车里也像蒸笼一样。他刚好碰到了菜市场的管理人员李建军,交流一番后留下了对方的手机号,“他对这一块的情况肯定熟悉”。这辆车的背后也是一起“报复”事件。2015年,因为举报岳阳某酒店有卖淫行为,宁太平被酒店老板找人打伤,后来酒店赔偿了他13万元。除去花掉的五万多医药费,宁太平用剩下的钱在二手市场花2.7万元买了这辆车用来抓小偷。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不过为了方便和省钱,宁太平更多时候都是骑电动车反扒。他找卖水果的老乡借了一辆电动车,并且戴上口罩作为掩护。因为岳阳很多惯偷都已经认识宁太平了,很多情况下,他都得不得像这样乔装一番。宁太平曾在菜市场假装成捡破烂的,还有一次在商场门口伪装成了乞丐。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宁太平沿着菜市场一路问过去,并没有得到多少有效信息。但这里的很多店主、小摊贩都会尽可能地帮助他,也会和他说这里的情况。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为了不打草惊蛇,宁太平爬上了菜市场周围一栋居民楼的楼顶,这个位置既能掩护自己,又能清楚地看到对面街道的情况。在上来之前,菜市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还把这个陌生又显得鬼鬼祟祟的人拦下,在得知宁太平是民间反扒者后,开始热情地倒茶、切西瓜。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第三天,宁太平来到菜市场的管理处,在值班室和管理人员一起观看实时监控视频。菜市场在各个角落都安装了监控,有人下手他就可以立即行动。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宁太平的忠实搭档是一台老款便携摄像机,“虽然画质不是特别清楚,但这些都是证据”。每次在外面,预判到有人要下手行窃时,他总会拿出来。这台摄像机是几年前一位便衣警察走之前送给他的,还有一副可以录像的墨镜。宁太平就带着这些装备,每天潜伏在岳阳的各大菜市场和大街小巷。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为了不被小偷发现,宁太平很多时候都是躲在角落里取证,大部分的受害者都是在不知不觉中被盯上,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次,精明的“小偷”或许是感觉到了什么,没有下手就离开了。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宁太平继续在菜市场寻找和打听小偷的动向,几个卖瓜的摊贩得知他的身份后,纷纷围上来,切西瓜给他吃。他们说,小偷太多,生意会受到影响,“今天上午,还有一个惯犯来这边溜达,看有没有机会下手”。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随后,宁太平来到菜市场二楼的女装店,从玻璃橱窗往下看,能够清晰地看到下面发生的一切。他想在这里守株待兔,看看小偷是否会再次作案。不过,一天下来,小偷并没有再次现身。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岳阳楼派出所的胥所长了解到这名小偷有自残倾向,家里还有上了年纪的母亲,需要特别注意。宁太平和胥所长商量后决定在街上进行抓捕,警方也会加派警力。第四天一早,宁太平坐在街边的一个楼道里从上午7点等到11点,但小偷是惯犯,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一直没有露面。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于是,几人决定到小偷居住的小区进行搜索。一行人蹲守了一上午,还是没有发现小偷的踪迹。大家都想放弃,觉得他今天应该不会出现,准备吃完饭再看看情况。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吃饭间隙,宁太平拿出摄像机给饭馆老板讲他反扒的经历。吃到一半,他说想出去看看,“凭我的经验,小偷现在肯定放松了警惕,一定会出现的”。果然,就在门口,宁太平看到蹲守了四天的小偷。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宁太平说,这个小偷是个惯犯,也很可能认识自己,一旦看见他后必然会逃跑。于是兵分两路,一路陌生面孔装作路人,绕到小偷身后堵住去路;宁太平躲在旁边的车后进行观察,准备随时行动。果然,小偷发现宁太平后立马起身,正准备逃窜时,被后面的人压制住。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宁太平一个健步往上冲,拉住小偷腰间的皮带,一个反手将其控制住。他说,小偷当时光着膀子,天热容易出汗,抓其他地方可能会让小偷跑掉。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小偷被包抄过来的警察戴上手铐,他的口袋里放着扒窃用的镊子。宁太平说,每个扒手出来作案时都会有掩护,有时会随身带包,有时会带个袋子。小偷也有自己的套路,下手前,一般先会观察周围的环境和人群,看附近是否安全,有没有陌生面孔,对象是否好下手,钱包有没有东西,下手的地方以及有没有逃跑的通道。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这是收缴的物品,一个镊子,一包烟,一个手机,还有一个吸毒用的针管。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随后,小偷被带到了派出所进行审讯,他交代了作案的过程。目前,小偷已被检察院批捕,他的另一名同伙被网上追逃。图为小偷的肚子上有一条10多厘米的伤疤。据了解,有些小偷在被抓时会以自残相要挟。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抓贼之外,宁太平偶尔也会客串下群众演员。2017年7月,一个公安题材的摄制组在岳阳拍摄,宁太平扮演其中一个开锁匠。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宁太平的家是一个不到20平米的出租屋,月租100元,他带着妻子、3个孩子以及妻子的兄长生活在这里。反扒的前几年没有钱也没有补贴,宁太平因此离过两次婚。但在现任妻子眼中,他是一个正直的人,不打牌不喝酒,只抓小偷。图为宁太平的妻子在给洗完澡的小儿子穿衣服,因为卫生间太小,只能用旁边的红桶接水出来洗。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妻子的哥哥患有精神分裂症,生活不能自理。宁太平不管反扒多辛苦,每天晚上还要帮他洗澡,照顾他的起居。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每天,宁太平出去反扒后,妻子就负责照看三个孩子和哥哥,“带他们出去我根本照应不过来,所以很少带他们出去,”床就成了孩子们仅有的娱乐场地。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为了减轻妻子带孩子的压力,宁太平下午回到家后,会带其中一个孩子出去走走。他带孩子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家旁边的广场,二女儿马上就要上幼儿园了,宁太平刚好看到一家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在做推广,可是看到学校的学费他有点犹豫。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广场里面有个游泳池,门票三十块钱,宁太平觉得贵,只舍得带女儿坐十块钱转一圈操场的玩具车。面对三个孩子一天天长大后的压力,宁太平表示既然生下来就要把他们抚养长大,今后或许会让妻子出去做点小生意赚钱养家,但自己还是要坚持抓小偷,抓到走不动为止。

    《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当前:

    在人间

    推荐:中国人的一天活着FUN来了

    上一篇:《在人间》第123期:钢丝上的农村父子

    下一篇:《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