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nerjfdjdi'></font>
    <pre id='nerjfdjdi'><abbr id='nerjfdjdi'></abbr></pre>

  1. <code id='nerjfdjdi'></code>

  2. <del id='nerjfdjdi'><tt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table id='nerjfdjdi'></table></ul></tt></del>

    <style id='nerjfdjdi'></style>
    <strong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del id='nerjfdjdi'><pre id='nerjfdjdi'><dfn id='nerjfdjdi'><th id='nerjfdjdi'><optgroup id='nerjfdjdi'><thead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sup id='nerjfdjdi'><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sup><dt id='nerjfdjdi'><em id='nerjfdjdi'><tr id='nerjfdjdi'><u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ins id='nerjfdjdi'><p id='nerjfdjdi'><ul id='nerjfdjdi'><blockquote id='nerjfdjdi'><q id='nerjfdjdi'></q></blockquote></ul></p></ins></p></u></tr></em></dt></u></thead></optgroup></th></dfn></pre></del></optgroup></strong><span id='nerjfdjdi'></span>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最早为Zhu拍照,是从我们恋爱时开始的。后来,我们结婚、买房、有了双胞胎女儿。回看这些照片,记录的不仅是Zhu的一段生命之旅,也是我的。图为2014年6月,山东济南,怀孕四个月的Zhu观察自己显怀的肚子,随时看肚子几乎成了她的生活习惯。石川/摄(本栏目由华夏银行特约)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Zhu和我在山东同一所大学读书,Zhu学国画,我学摄影,我比她高一年级。2013年,Zhu一毕业,我们就登记结婚了。领证那天恰逢济南市市中区婚姻登记处修整,现场一片狼藉,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我们领证后的喜悦和兴奋。我把相机放在登记处门口的一辆车上,和Zhu举着结婚证自拍留念。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和大部分同龄人一样,刚毕业不久的我们只能暂时租房生活。房子下面是喧闹的菜市场,一大早就会传来小贩和买菜大妈的争执声,我每天早晨都在骂声中被吵醒,老化的木门和开放的楼道也让我担心安全问题。我们想,无论如何,一定要买属于自己的房子。图为2013年11月,山东济南,Zhu在我们租住的简陋房子里通过IPAD看菜谱学做饭。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Zhu研究生毕业后找工作和考博都不顺利,一直在家,正好有时间上网联系房产中介和看楼盘。然而,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买房的事情还是没有着落,根本原因是我们承担不了看得上眼的房子价格。图为Zhu和房产中介一起去看房。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婚礼是应双方父母要求操办的,虽然我对那些繁琐的仪式感到厌烦,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家人的想法,特别是打消不了Zhu对婚纱的期待,于是带着一丝怨气接受了他们的安排。Zhu选婚纱的时候我没有陪同,回家后,看到她在杂乱的出租屋里仔细打理婚纱,我又开始后悔,竟然对婚礼有了一些期待。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婚礼前,我陪Zhu去体检时得到了一个惊喜,大夫告诉我们Zhu怀了一对双胞胎。看着B超单上两个可爱的“椭圆形”,我们甚至舍不得与别人分享这个喜讯。为了养胎和育儿方便,我们迅速买了一套二手房。我对Zhu说,背债也就背了,以前买不成还是因为不着急用,其实心里后悔怎么没早做打算。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4年3月,婚礼在我家所在的县城举行。婚礼结束后,新娘方的亲友依次登上随行而来的大巴车,Zhu也跟了上去。看到她和送亲的亲友都在落泪,我的心也好像被针刺了一下,思绪很多。大巴车开走了,我随着Zhu上楼梯回家,她鲜亮的红衣在陈旧的楼道中显得十分不协调,这时的Zhu真像一只落单的羔羊。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婚后,我把Zhu送回娘家养胎,自己回到济南上班,顺便整理刚买的房子。图为岳母安慰孕吐反应强烈的Zhu。Zhu的孕吐期是一段(我们)不愿多回忆的经历,最痛苦的时候,Zhu无法进食,需要去医院打营养针。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4年4月8日的早晨,我还沉浸在睡梦中,手机铃声突然想起。Zhu的小姨打来电话说,Zhu夜里突然腹痛被送进了医院,诊断结果是卵巢囊肿扭转,需要马上做开腹手术。我立刻打的赶往长途汽车站,登上了去Zhu老家的第一班客车,在路上时得知Zhu手术已结束,母子平安。那一刻,我仰头靠着座位,泪流满面,发觉日常的平凡竟是那么美好。图为医院病房里,Zhu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为胎儿担忧。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一个月后,养好身体的Zhu回到济南,住进了我们的新家。养胎是一个充满期待和担心的过程,随着肚子一天天变大,Zhu肚皮上的胎动带给我们无限的喜悦和幻想,而每一次孕检又会让我们担心孩子是否健康。图为2014年7月,Zhu每天睡前都会用玩具对胎儿进行胎教。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随着胎儿的发育,Zhu的肚子越来越大,妊娠纹蔓延到了她的腰间,她那胀满青筋的肚皮泛着高光。Zhu开始痛苦难堪了,胀大的肚子让她难以安眠,调皮的胎儿让她难以安心,我却帮不了她什么。图为2014年9月22日,怀孕34周的Zhu把两个玩具小鸭子放在肚子上。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晚饭后,我陪着Zhu在小区里散步。小区里有很多年轻的父母和活泼的孩子,看到他们,我和Zhu对自己的宝宝充满了期待。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怀孕满37周,医生要求进行剖腹产。进行剖腹产手术的前夜,Zhu用她那水肿的双手抓着我的左手,看我的婚姻线,她推定我一定还会婚娶,预测自己将在明天的手术中绝于人世。Zhu突然跟我要纸和笔,我说,什么也别写了,我给你爸妈养老,也不给孩子找后妈。结果,第二天的手术因为排号太多没有做成。Zhu顺势和医生“抗争”——她为了孩子发育更好,又坚持了6天才进行剖腹产。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4年10月8日,生产前夜,怀孕近39周的Zhu让我给她拍一张大肚子的纪念照。明天她就要进行剖腹产了,我陪着她等待第二天的到来,那天晚上,大家都没睡好。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4年10月9日,我们的双胞胎女儿降临人间。在手术室门口等待时,只要门一开,我就拍一张照片,因为我想要拍下宝宝出来的第一张照片。一张又一张,我知道那都不是自己的孩子,因为小车里只有一个襁褓。终于,护士推出来的小车里载着两个襁褓,不等她念名字,我和家人就抢了过去。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七天后,我们一家四口回家了。图为2014年10月18日,Zhu半夜起来挤奶。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喂养双胞胎宝宝是一件辛苦的差事,两个小女儿将她们的妈妈、姥姥和奶奶日夜颠倒地折腾着。图为夜哭不睡的孩子忙坏了大人们。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Zhu因为哺乳脱落的头发。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与痛苦相伴的还有兴奋。女儿们满月时,岳母为她们称体重,二女儿由出生时的5斤6两长到了7斤6两。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5年1月1日,我在济南家中给娘仨儿拍下了这张新年合影。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孩子的成长变化令我和Zhu应接不暇,她们总是时不时地给我们带来惊喜。2015年6月,济南某幼教中心,大女儿竟然自己学会了爬行,大家兴奋不已。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而孩子的每一次生病,都是我们的一次惊恐。2015年9月,二女儿半夜发烧,Zhu很是担心。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伴随着不断的跌倒和我们的仓皇失措,不久,姐妹俩就可以摇摇晃晃地行走了。图为被岳母“牵着”练习走路的两个女儿分别对不同的东西产生了兴趣。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5年10月28日,两个女儿迎来了一周岁生日。从女儿满月到一周岁,从女儿会哭会笑到会爬会走,这是我曾经幻想过的平实美好。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我变得越来越恋家。每天在回家路上时总是小心翼翼、严守交规,想着自己千万别出什么意外;而每次出差时,我的心里也多了很多牵挂。图为我在北京出差时,晚上在宾馆里和娘仨视频聊天。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5年11月,第一次见到雪的孩子们。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两个孩子一起长大,家里天天热闹非凡。姐妹俩经常因为争玩具打在一起,大人们手忙脚乱地给她们拉架。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眼看着她们越来越调皮,对各种事物的好奇心和破坏力越来越强,我对她们的惩戒由瞪眼吓唬发展到抓到沙发上打屁股,不过当然舍不得使劲痛打。图为2016年11月,两个孩子将撕碎的纸片洒满客厅。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6年9月,将脚丫放在嘴边的两姐妹。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晚上,家人哄着孩子入睡后,客厅才安静下来。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6年10月31日,女儿两周岁生日合影。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孩子们小的时候,我和Zhu总是期盼着她们成长得快一点,想带着她们到处玩耍。可随着她们渐渐长大,我们又开始怀念她们不知人事、牙牙学语的日子。但是只要两个女儿在家,她们总是会带给我们无限欢乐。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孩子们长大一点后,会分别跟着老人们回老家住一段时间。一开始,我和Zhu会觉得耳边好清静,但紧接着就会想念她们的可爱。图为在爷爷奶奶家酣睡的两姐妹,墙壁上还贴着我结婚时的双胞胎装饰画。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7年春节,我们一家四口在老家的合影。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7年5月,两姐妹可以踩着凳子自己洗脸洗手了。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孩子们长大了,Zhu把屯在地下室不用了的婴幼儿用品挂在网上出售,最后被一位准妈妈买走。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2017年6月,山东济南,两个孩子朝着天空喊“大云,大云”。看着她们在身边慢慢长大,这真是我和Zhu人生中最大的惊喜和快乐。

    《在人间》第125期:我的爱人

    当前:

    在人间

    推荐:中国人的一天活着FUN来了

    上一篇:《在人间》第124期:一个民间反扒者的日常

    下一篇:没有了